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全国门店超3万家,内卷之下,上海90后海归揭秘“爆款”背后的故事

来源:解放日报

在上海,如果有人玩剧本杀时触犯了一个禁忌,极有可能被多个店家集体拉入“黑名单”。

 “好好的一场游戏,碰上这样的人,整场的体验都被毁掉了。”资深剧本杀玩家小柯回想起曾经的经历,仍是难掩怒气。

究竟什么样的玩家,能让开门迎客的众多店家集体抵制?

一 

上个月,小柯和朋友相约来一场剧本杀。

由于人数不够,她们在线上发起了拼车。成功组队后,满怀期待准备化身“戏精”。

“没想到,队伍里出了一个‘天眼’玩家。他提前在网上搜索了答案,玩到一半,线索还没有搜齐,就直接把关键谜底说了出来,主持人当时就愣住了。”

玩家的乐趣也没了。作为“剧中人”,根据拿到的个人剧本与一轮轮搜证,抽丝剥茧般层层推理与演绎,最后如果能成功还原故事真相,或者找出幕后凶手,将感到无比畅快。

“天眼玩家”的出现,破坏了整场游戏的节奏与体验,让本来充满悬疑的剧本变得索然无味。更何况,剧本杀还是重社交的游戏,时长几乎都在4个小时以上。

“主持人很清楚故事的逻辑点在哪里,‘天眼’就像是考试时藏小纸条,在我们面前无所遁形。偶尔有男生想在朋友或者喜欢的人面前秀一下优越感,我们也能理解,但是不要太明显。”一名DM(Dungeon Master,即剧本杀主持人)说。

即使店家在场内布景、DM演绎等方面做得再好,一旦出现“天眼”,都会功亏一篑。

出于行业自我保护,上海部分店家针对情节严重的“天眼”玩家,自发组织成立了“反天眼联盟”。一旦玩家被列入名单,联盟成员均不接待。

这一行动的执行力有限,不过也表明了行业的决心与态度:最大程度保证玩家游戏体验。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剧本杀主题房间。

这正是剧本杀作为文化新业态,持续保有吸引力的关键所在。

两三年前,刚刚冒芽的剧本杀,发展还较为粗放。租一套房、摆一张桌、安排一个主持人就完成了全部。

如今,随着剧本杀店遍地开花,玩家审美与体验需求提升,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争得一席之地,就要花足心思,回归文化产业的核心命题:做好“人”的生意。

如何做好?关键在于更好地满足人的需求。

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首要看重的,就是店家手上是否有好剧本。

盒装本并无发售数量限制,人人都能入手。竞争的热点在于城限本和独家本,前者在一个城市只授权给3至5家店,后者顾名思义,一城一店。

以上海为例,目前剧本杀店至少上千家,围绕剧本的争抢可想而知。拿到了好本,一定程度上就保证了客源。笔者了解到,一些店家热门剧本的周末预定已经排到两三个月之后,有的甚至到了今年底。

那么,怎样拿到好本呢?抛却一些人情往来的成分,一般来说,发行会根据店家的口碑与能力,以及客户群体等等,判断其是否具备实力,将剧本打造成玩家眼中的“爆款”。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DM正进行剧本内容演绎。

说一个冷知识——其实拿好本也要“考试”。

有时,店家拿到了城限本的授权,但他们获得的只是剧本和人物手册,缺少关键的主持人手册。获取的方法是,全部答对发行提出的问题。

“答题的目的在于,考察DM对于剧情的把握程度。凭借长期的经验积累,寻找到叙述轨迹背后的逻辑基点,从而做到整个故事的闭环与自洽。”海洋是静安区剧本杀好评榜第一店铺的合伙人,也是在业内小有名气的DM。在他看来,带本就像是爬山,没有爬过山的人,就不知道风景美在哪里。

为了防止部分发行的垄断,行业发展出了以展会为核心的剧本销售模式。不过,由于展会利润空间大,渐有泛滥之势。如今每个月在全国各地办四五场,导致作品的分散以及首发的减少,店家们也逐渐感到力不从心。

“比如,只有50个城限本的展会,卖出去3000多张票。”有店家曾为一个剧本从银川跟到常州,再跟到上海。然而,最后还是没有拿到。 

如果“爆本”难得,也未必不能另辟蹊径。优秀的店家必须具备挑选潜力剧本的眼光。

一年前,海洋看中一个想法和创新度都很不错的小众剧本。出于对作品的欣赏,他在跑展会时总会跟发行沟通,了解创作思路和后续部署。

“现在时机快成熟了,等到今年9月第三部作品出来后,我们计划在店里重磅推出这个系列,希望能将它打造成玩家心中的神作。”在他看来,店家要尝试发现好东西,欣赏还没有被挖掘的黑马作品。尊重作品是店家与发行互相成就的前提。

上海玩家,是全国范围内比较特殊的一批玩家,“他们几乎站在城市文娱行业的顶点。”

征服上海玩家,需要一张王牌。

由知名DM带本的《七月的少年》已被连续预约至今年12月。有趣的是,在他带本之前,这个剧本的市场反响平平。上海90后海归、资深从业者凯诺认为,王牌就是专业度——“正因为玩家专业,所以需要我们更专业。”

剧本决定的是游戏的底线,DM才是上限。”作为贯穿游戏的引导者和参与者,许多人将DM视为剧本杀的灵魂。

他们的工作,其实更多是在游戏之外。

“有些剧本,例如《风九娘》,DM针对主持人手册、演绎以及整体的故事环节,改动了四成左右。某些剧本经过二次开发和修改之后,销售量可以翻10倍。”

即便剧本自身有很好的立意和层次,也需要通过丰富且连贯的方式呈现。从氛围把控到搜证逻辑,从演绎和情感沉浸到台词的增减、线索的密度等,都需要前期反复调试。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卡牌的灵活使用让剧情更具趣味性。

以凯诺店里的《虚构推理》为例,十二套剧本以及线索,光手册就啃了三天。“大段演绎脱稿是基本素质,表达和演绎之外,还要赋予这个剧本人物角色以生命。”甚至剧本中很多道具都需要添置,包括识别人物的信物、关键证据的提示等。

与其他消费行业不同,剧本杀店家很少将角色选择权完全交给玩家。有的剧本会自带心理测试,比如笔者曾经玩过的情感本《东君书院》,开始前会询问玩家性格、处事方式等,以此匹配更容易共情的角色,让玩家更加入戏。

DM也会根据玩家需求和自己的观察进行分本。从音乐人跨界开店的何大为,有时也会当一当DM。从玩家走进门店的那一刻,一场无形的测试就已经开始。一句玩笑或是一个简单的选择,就将决定玩家未来4小时的命运轨迹。

玩家与DM之间的尊重也是相互的,“只有比玩家更懂故事,更理解剧本和逻辑,玩家才不会游离于故事之外,沉下心在故事里。”知名院校艺术系毕业的海洋因热爱入行,剧本落幕时的眼泪和回味无穷的掌声,让他也获得了职业的自豪感。

随着玩家对沉浸感和立意的追求,剧本的演绎需求不断增长,舞台成为许多剧本杀空间的标配。

“在洛阳,店家不仅拥有2000平方米的厂房空间,演绎方面更是行云流水。一个本6个玩家,8个NPC轮番上阵,房间里有暗间服务于私聊或搜证环节,5小时及以上的游戏时长是常态。”店家小卓在开店前,去了全国多个城市考察。

在上海,空间和时间都有限制。但“螺蛳壳里做道场”,上海是专业的。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舞台成为许多剧本杀空间的标配。

在一家资深门店,房间布景、道具、阶梯都将转化为演绎舞台的一部分,配合自动幕帘,入口处的连廊就诞生了一个小剧场。

即便空间有限,也不能牺牲体验。比如,长达13小时的《七月的少年》,有店家设置了两个场景的转换,上半场在舒适的沙发房,下半场在硬核带舞台的房间,服务于剧情的大段演绎。

与演绎相配合的,还有音乐和美术。

“无论是内心独白的配乐,还是剧本的主题歌,都是衬托情感,升华立意最好的辅助。目前已经有发行能做到电影级别。未来,定制化是趋势。”何大为说,“与剧本配套的周边产品也已出现,比如剧本《风》,大家玩完以后会有勋章留作纪念。”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强调深层思考和审美的立意本越来越受到欢迎,不少专业知识也被纳入剧本游戏。

《蛾摩拉》直接设计了一个自带心理测试的H5页面;《东君书院》中隐藏着与韩熙载夜宴图相关的历史向彩蛋;部分历史类剧本在开始前还需要进行知识问答测试……

对于这些稍显繁琐的环节,玩家接受度却很高。用资深玩家柚子的话来说,“你能感觉到他们在用心为你创造一个世界。”

她曾尝试过多种文化休闲活动,却最终成为剧本杀的长期粉丝。在她看来,“影视剧被流量挟持,水乡古镇千篇一律,许多打着国风、二次元的噱头文旅活动只是表面上摆出迎合年轻人的姿态。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好的店家,会用心为玩家创造一个世界。

而现在,原本题材多样的剧本杀,还有了DM的专业演绎,以及音乐、美术、舞台甚至周边的加持,一个颇有潜力的“IP池”已然初现。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剧本杀实体店的数量在2020年达到3万家。未来两年内,剧本杀店将热度不减,保持增长,随后出现降温。

大浪淘沙之后,谁能留下?业内人士表示,要想拥有持久的吸引力,只砸钱是不够的。说到底,这是一门由人完成,服务于人的生意。

一个真正的文化产品的完成太不容易,用心的人才能被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