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百科网址导航

毛主席问卫立煌:驴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卫起先不懂,后猛然醒悟

来源:快资讯

1938年3月6日上午,卫立煌和赵荣声正在屋里谈心,值班参谋送来一份电报:

卫副长官勋鉴:

将军指挥英明,晋南之役使敌人徒劳一场,又能在太谷、古县相机歼敌,对此战绩深表祝贺。

朱德、彭德怀

卫立煌看了电报非常高兴,他把这份电报放在赵荣声的面前问:"赵秘书对晋南之役如何评论?"

赵荣声想了一下说:"这是一次成功的运动战,八路军就是这样,用运动战调动敌人,分散敌人,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

卫立煌吃惊地看着赵荣声,这个小秘书在八路军干了三个月,就懂得这么多。自己只是想着避开敌人,哪里懂得"运动战"、"调动敌人"、"分散敌人"这么多新名词?从这个时候开始,卫立煌就注意学习八路军的战略战术了。

 

 

 

一、卫立煌带着他的指挥部人员和一个警卫团,向吕梁山转移,日军一支劲旅紧紧尾随着卫立煌的指挥部

追击卫立煌的日军为第一〇九师团的山口旅团,旅团长山口丁太郎是个足智多谋的军人。卫立煌一路人马在大山里转来转去,就是摆脱不了敌人。他们刚转到白儿岭,日军又追上来了。卫立煌很着急,对郭寄峤说:"情势危急,你说该怎么办?"

"我倒想起一个办法,不知钧座会不会用?"郭寄峤说,"我看可找八路军支援,这样有两个好处:一能挡住日军的进攻,二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好,你给朱德总司令发报。"卫立煌一脸的无奈。

吕梁山白儿岭一带,距八路军一一五师的防地很近。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在千客庄遇险之后,在延安养伤,一一五师师长一职由陈光代理。陈光接到总部的电报,立即派六八六团团长杨勇带着部队赶到这里。

杨勇跑步来到一个村头,见卫立煌坐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一副少气无力的样子。杨勇上前敬个军礼说:"报告卫副长官,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团长杨勇向你报到。"

卫立煌猛地站起来,握住杨勇的手说:"好,好!"他四下看看,又问:"你的部队呢?"

杨勇向前一指说:"都上去了,正在开战呢。"

卫立煌急步向一座山头走去,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况。八路军利用两面的悬崖峭壁,构筑野战工事,敌人涌上来一群,又倒下一群,密集的枪声、炮声、飞机的轰炸声响成一片。炮弹把山上的树木拦腰切断,爆炸的烟尘罩住了整个山头,从远处看,分不清哪是敌人的枪声,哪是我军的枪声,场面惊心动魄。

卫立煌回头对杨勇说:"战斗打得很激烈,八路军战士就是英勇。请问杨团长,在前面阻击敌人的有几个团的兵力?"

杨勇笑笑说:"哪有几个团,这是我的特务连。"

卫立煌摇着头说:"不可能,不可能,请不要说笑话,一个连怎么能挡住敌人的连续攻击呢?"

杨勇笑笑,说:"真的是一个连,等他们一会撤下来,你查查人数就知道了。"

卫立煌惋惜地说:"完了,这个连完了,撤不下来了。"

杨勇坚定地说:"下得来,我的部队我知道,一定下得来。"

卫立煌没有答话,他用望远镜向远处看着。

傍晚时分,杨勇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卫立煌真的站在路边清查人数,当他看到只有200多人从前线撤回来,还缴获了敌人的战马、武器时,赞扬着说:"杨团长,你这个团恐怕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吧?"

杨勇谦虚地说:"卫副长官,一个团的力量总是有限的,真正的力量来自劳苦大众,他们才是最有力量的。"

 

广告皇上激动滚下龙床,竟是废后冷宫生下小公主,众皇子趴墙头逗她玩

 

卫立煌握着杨勇的手说:"杨团长鼎力相助,卫某谢了。"

"抗日一家,不必言谢。"

卫立煌把一张字条放在杨勇的手上说:"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请你面交陈师长。"

杨勇一看,是一张10万发子弹的批条,马上向卫立煌行个军礼说:"多谢卫副长官的美意,陈师长见了一定高兴。"

夜幕下,卫立煌望着远去的八路军的队伍,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自此以后,卫立煌摆脱了敌人的追击,进入八路军一一五师的防地,安全有了保证。但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尤其是离开了自己的部队,感到百无聊赖,十分难受。

正好,蒋介石通知卫立煌和郭寄峤去洛阳开会。卫立煌决定取道陕北南行,他对郭寄峤说:通知西安的办事处,要他们派汽车到延水关接应,并和延安方面联系,取得对我们借道的同意。

 

 

 

二、1938年4月16日,西安办事处的车队到达延水关。4月17日,卫立煌的车队由延水关向延安进发。车到三十里铺,沿途发现墙上、树上贴着欢迎的标语,上面写着:"加强国共合作!""团结一致,共同抗日!""欢迎卫立煌将军访问延安!"……

看见标语,卫立煌心里热乎乎的,他进一步体会到共产党人的友好和热情。车队到达延安城门处,早有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第十八集团军陕北留守处主任萧劲光、交际处处长金城一行在那儿恭候卫立煌。在欢迎人群的簇拥下,卫立煌进了延安城,只见一街两行人头攒动,红旗如林,欢迎的口号声像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看到眼前的情景,卫立煌心里很激动,他频频向人群招着手,随同滕代远几个人进入装扮一新的接待处。

毛主席很谦虚地走出客厅表示欢迎,和每个客人握手,然后进入接待室。

卫立煌一落座便说:"久闻毛先生雄才大略之威名,今日能见到先生,俊如深感荣幸!"

毛主席谦虚地说:"俊如将军此言差矣,我毛主席是个在后方坐享清福的人,无非干些指手画脚的差事,今天能在这里见到前线归来的抗日大英雄,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卫立煌听到毛主席表扬,连连摆着手说:"俊如是个败军之将,说什么大英雄,实在是不敢当,不敢当。"

"不,不——事情不能这样讲,起码我毛主席不这么看。以我的看法,忻口战役你和日本人打的是个平局,韩信岭战役就不同了,你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日本人却死伤两三千人。他们虽说是占了临汾,不过是一座空城。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战争,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依我看俊如将军的仗,是越打越巧了。"

卫立煌说:"不必夸赞,有关抗日大计,请毛先生教我。"

 

广告李时珍称它为“男人宝”,羊吃了也会发情,女人都喜欢.

 

毛主席一开口便滔滔不绝:"咱们可以随便谈谈,交流一下思想,好为人师的事,我是干不来的啰!现在国际、国内局势,都相当严峻。国际上英、法、美几个国家在慕尼黑开会,决定牺牲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东欧几个小国的利益,想把德国法西斯这股祸水引向苏联。苏联害怕日军揍他们的屁股,牺牲中国的利益和日本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国内的事也很严重,日军进攻开封,陈兵武汉,在南面的广州也做好了准备,这种局面吓坏了一些人。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反对投降主义。一些地方打了败仗,并不可怕,要总结经验再战嘛。可这些败仗在一些人的心里,便成为一块阴影,他们得了恐日病,准备投降、媾和,这种人在国民党上层有,中层有,下层也有。虽然为数不多,但影响是极坏的,这是一种很大的危险,我们绝不能忽视。我们必须把片面抗战转变为全面抗战,有些人只注意军队,不注意民众,这是不行的,全面抗战,就是全民抗战,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极大的。"

毛主席是想批判一下单纯的阵地战,而面前的卫立煌也是只知道打阵地战的人,有些话只好泛泛而谈,不能讲得那么具体。

卫立煌听着毛主席的谈话,感到很新鲜,尽管有些话他不甚理解,但还是用心听着。

毛主席话锋一转,由政治转向军事。他说:"最近一段时间,我对日军的动向做了全面分析,认为山西的抗战非常重要,日军进攻山西的目的,是想夺取潼关,掐断陇海线,截断中国和苏联的国际联系,进一步逼迫中国投降,因此我们绝不能渡黄河,一定要在山西拖住日军的尾巴……"

三、毛主席请卫立煌帮忙,卫立煌慷慨相助

对于毛主席高瞻远瞩的看法,卫立煌一班人十分叹服。卫立煌说:"毛先生有什么需要俊如帮忙的吗?"

毛主席笑了:"俊如,还真的有件事需要你帮忙的。见到你们那个委员长,请给我捎句话。我们八路军在敌后抗战,困难是很多的,子弹、医药品一直得不到接济,马上就到5月了,八路军战士还是穿着棉衣打仗。总不能又叫马儿跑,又叫马儿不吃草吧?这个事情我一直很生气,也不能跟他发脾气,大敌当前,兄弟阋墙总归不好吧?"

毛主席的话谈得很巧妙,明着是向蒋介石要枪、要子弹,暗示着你卫立煌总不能光指挥八路军打仗,而不管八路的给养吧。

卫立煌深表同情,答应帮助解决这些问题。谈话结束后,毛主席与卫立煌合影。

中午,毛主席在接待处设宴招待,客人有卫立煌、参谋长郭寄峤、副参谋长文朝籍、秘书赵荣声,还有一个参谋。毛主席亲自作陪,滕代远参谋长、萧劲光主任也出席参加。酒席非常丰盛,海参、鱿鱼、鸡、鱼齐全。毛主席平时不喝酒,为了招待客人他频频举杯劝酒,喝了酒的毛主席红光满面,谈古论今,纵观天下,讲了许多卫立煌没有听说过的事。他们吃着,喝着,说着,笑着,一顿饭竟吃了两个多小时。

下午的一项议程是参观抗大。抗大原名为中国工农红军大学,创建于1936年,主要用于培训红军干部,第一期只有300多人。抗日战争开始之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员有1000余人,第三期2000余人,经过短期的学习和培训都送到了抗日战场。

卫立煌一行在抗大门口下车,就看见大门两侧贴着花花绿绿的标语,在众多的标语中多了一条内容——"欢迎郭寄峤军长!"赵荣声看着笑了,郭寄峤心里一股暖流涌来。

滕代远、萧劲光,还有抗大副校长罗瑞卿,在门口迎接。在抗大的办公室里,罗瑞卿介绍着抗大的历史:"……现在的学员是第四期,有4000余人,除了新疆和西藏外,全国各地都有,多数是出身清贫的爱国青年,也有出身富豪之家的少爷、小姐,他们被抗大精神所吸引,抛弃安逸优越的生活,到这里学习……"

当讲到学员中有小姐、少爷时,卫立煌来了兴趣:"找一个这样的人,我们谈谈好吗?"

"当然可以。"

罗瑞卿带了一个青年人回来。罗瑞卿介绍着说:"这是靳怀刚同志,人称靳大少爷。他父亲靳云鹗当过吴佩孚的副司令和河南省省长,他的伯父靳云鹏,在北洋政府里曾两度出任国务院总理,还是张作霖的儿女亲家……"

靳怀刚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细细高高的,很有精神,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新来的客人。卫立煌向他走来,靳怀刚向卫立煌行个军礼说:"长官有什么话尽管问。"

卫立煌拉着小靳的手问:"在这里习惯不习惯?"

小靳腼腆地答着:"刚来时不习惯,时间久了就习惯了。刚来时我一顿吃不下二两饭,现在一顿能吃三个馒头,身体胖了,也有劲了。"说完他握着拳头在人前晃了晃,显出很有力气的样子。

郭寄峤也很有兴趣地问:"你的家庭条件那么好,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受苦?"

"我那个家呀!"靳怀刚叹了口气说:"有句古诗说,商女不知亡国恨。我们家里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知道什么金钱呀、享受呀,真叫人受不了,跟着他们只有当汉奸……"稍停了一会儿他又说:"我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所以就到这里来了。"

靳怀刚说的无疑是实情,卫立煌和郭寄峤点点头又摇摇头,对于延安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他们始终难以理解。他们来到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

罗瑞卿介绍说:"每个学员发几块砖,砌个台子,便是座位。学员的双膝便是桌子,我们的学习环境,就是这样。"

这里的物质生活艰苦得不能再艰苦了,看到这些,卫立煌感动地说:"全国各地都像延安这样搞,还愁日军打不败吗?"

学生的宿舍,是一排排的土窑洞,这都是抗大学生亲手挖成的。罗副校长说:"学生入校的第一课,便是劳动课,学生们自己动手,挖了1700多孔窑洞,住宿的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

四、卫立煌在延安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一种新的精神,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在抗大的操场上,集合了数千名的抗大学生,他们穿着朴素,意气风发,高唱着歌曲,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卫立煌一行刚刚步入会场,口号声像海潮一样铺天盖地而来,一浪高过一浪。"国共两党团结起来!""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投降妥协,团结一致抗日!""向抗日英雄致敬!""欢迎卫副司令长官!"……

口号声震撼着四野,也激荡着卫立煌的心。他走上台去只说了一句"抗大的同学们"便把他所准备的讲稿上的内容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卫立煌到底是卫立煌,他不善于辞令,却熟悉战争,他给同学们讲忻口抗战,讲韩信岭战斗,讲八路军、中央军协同作战的故事,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

卫立煌每讲一段,台下便响起一阵口号声,也许是由于气氛的影响,卫立煌也呼起口号来,在一片"收复失地,坚决抗日"、"坚持华北抗战,绝不退过黄河"的口号声中,卫立煌结束了讲言。

演讲完毕,卫立煌、郭寄峤等人乘车去二十里堡,看望慰问受伤养病的一一五师师长林彪。

吃过晚饭,天还不黑,毛主席约了卫立煌在山路上散步。太阳就要落山了,半壁夕阳像一腔殷红的鲜血,点染着西边的天际。延河的水面上一道残阳,像一堆烧乏了的柴火。

看着眼前的景色,毛主席问卫立煌:"卫将军,我们延安怎么样?"

卫立煌被夕阳下延安的景色迷住了,他深有感触地说:"就是好,延安好啊!"

毛主席和卫立煌站的地方是一处高冈,下面是一条盘山道,不远的地方一个老汉牵着一头小毛驴向他们走来。

毛主席风趣地说:"卫将军,向你提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

毛主席指着山下的驴子说:"你说说这头毛驴上山,开步是先抬左腿,还是先抬右腿?"

卫立煌愣住了,说什么也想不到毛主席会向他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卫立煌思索了一会儿,仍然答不出。便说:"俊如是军人,军旅之外的事,知之甚少,请毛先生不吝赐教。"

毛主席说:"以我的观察,这头毛驴上山,先抬左腿,不信你试试看。"接着他向山下的老汉大声说:"老乡——是赶集回来的吧!"

山下的老汉停了脚步,抬头望去,惊喜地说:"是毛主席,你吃过饭了吗?"

毛主席也打着招呼:"吃过了。天快黑了,路不好走,慢慢走啊!"

那人和毛驴又上路了,卫立煌清楚地看见,果然不错,那毛驴上山先抬左腿。卫立煌不解地问:"毛先生,是不是所有的毛驴上山都是先抬左腿?"

毛主席望着卫立煌说:"那倒不一定,这是个性问题,不是共性问题。"

卫立煌心里好生奇怪,毛先生日理万机,还研究这些干什么?他只是心里想着,没有说出口。

毛主席也发现了卫立煌的表情有些奇怪,就解释着说:"陕北是穷地方,山多坡陡,用毛驴的地方很多,所以就得研究毛驴。"他话锋一转又说:"卫将军是带兵打仗的人,对日军这头毛驴要多加研究啰!"

听了这话,卫立煌猛然醒悟过来,他想毛主席在这方面一定会有研究的,听听他的说法对往后打仗有好处,就说:"毛先生之大智,是许多常人难比的,我倒想听听您的高见。"

毛主席挥着大手说:"我有什么研究?见笑啰!不过我有点想法倒想说出来,供俊如先生参考。"

毛主席向远处看了一下说:"日军这头驴子又踢又咬的,厉害得很啰,我若是和这些日本鬼子对阵,首先要退避三舍,然后抓住它的尾巴,狠狠地在它屁股上刺一刀!"说完他大笑起来。

卫立煌像是悟出了点什么:"哦——对,太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些!"

警卫员走过来说:"主席,滕参谋长和萧主任请你们去看节目。"

毛主席对卫立煌说:"俊如将军,今晚我请你看戏如何?"

对于八路军文工团的节目,卫立煌是非常喜欢的,但是,这天晚上的演出,他竟没顾上看一眼。戏台下他和毛主席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没完,直到演出结束,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

毛主席抱歉地说:"对不起,耽误你看戏了。"

卫立煌却说:"咱们的谈话,比看戏还要好得多。"

二人边走边谈,出了剧场,好似有说不尽的话题,研究不完的事情。

翌日早餐之后,卫立煌告辞,滕代远、萧劲光乘坐一辆吉普车在前面带路,卫立煌一行跟在后面。车到三十里铺,吉普让开大道,滕代远、萧劲光下了车,来到卫的车前,卫立煌、郭寄峤也连忙下了车。

郭寄峤感激地说:"你们是十里铺迎接,三十里铺送行,可算礼数周全。"

滕代远说:"你们在前方流血拼命,我们在后方做些服务工作,还不应该吗?"

卫立煌握住滕代远、萧劲光的手说:"请向毛先生转达我的谢意。"

二位齐声说:"抗日一家,不必言谢。"

卫立煌到达西安之后,就住在第二战区前敌指挥部驻西安办事处。办事处是类似后勤处一类的机关,部队所需的军火、服装、医药品以及食品都是在这里供应的。一天,卫立煌推却一切应酬,写了一张便条对赵荣声说:"给八路军解决军火的事,是我在延安答应毛先生的,你去找找罗迈伦处长,把事情办好。"

赵荣声接了便条一看,止不住的惊喜。只见便条上写:"即发第十八集团军步枪子弹100万发、手榴弹250万枚。"下面签着卫立煌的名字。

过了片刻,卫立煌又改变了主意,对赵荣声说:"你还是去把罗处长找来,我要亲自跟他说。"

过不多久,罗迈伦来到卫立煌的办公室,行过军礼问:"钧座有何吩咐?"

那张字条就放在桌上,卫立煌用两个指头一推,便把字条推到罗迈伦面前,他说:"字条上的事给办一下,赵秘书负责和八路军办事处联系。"

罗处长拿了便条,面有难色。卫立煌便解释说:"第二战区的军队归我指挥,凡是我指挥的军队,要一视同仁。八路军连连告捷,打得很好嘛,今后还要指望他们配合作战。没有子弹怎么杀日寇?发弹药给抗日军队有什么不可以?我批了条,有什么问题我负责,你只执行命令就是。"

罗迈伦自觉不妥,又不敢争辩,站在那里没动。他是卫立煌的老部下,多年跟着卫立煌办后勤,按照往常的惯例,给八路军发10万、8万发子弹意思意思就行了,这一次给这么多,确实使他为难。

卫立煌又想起什么似的问:"库里的牛肉罐头还有多少?"

罗迈伦据实汇报:"大约还有1200多箱。"

"那好吧,再给八路军拨180箱牛肉罐头。"

这一次,八路军办事处不仅领到了军火,还领到了三个师的夏服、几十部电话,还有医疗器械和一些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