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科学家成功“关闭癌变” 肺癌新药治愈效果令人乐观

来源:红星新闻

在与癌症对抗的道路上,人类又有了一个惊人的突破。

据《纽约时报》5日报道,经过40年的努力,科学家们终于找到能成功阻断人体中一种最常见的KRAS G12C致癌基因突变的药物。而在此之前,这是一种任何药物都无法触及与多种肿瘤有关的颤动蛋白。这一发现有望改善肺癌和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并可能为新一代抗癌症药物指明道路。

而“关闭癌变的开关”是如何被发现的?这得益于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化学家凯万·肖卡特一次意外的发现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才最终成功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攻破癌症中的“死亡之星” 

2008年,凯万·肖卡特决定把研究重点放在突变基因KRAS上。早在30年前,人们就在患有肉瘤的老鼠身上发现了KRAS突变基因,且发现它是多种癌症中最常见的突变基因之一,不同的癌症往往源于KRAS基因及其编码的蛋白质的不同突变。比如,在肺癌中最常见是KRAS G12C,结肠直肠癌肿瘤中也有3%属于KRAS G12C突变,而90%的胰腺癌肿瘤中存在某些类型的KRAS突变。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凯万·肖卡特教授 图据里德大学校刊

此前,寻找阻止致癌突变的药物总是很简单:找到一种附着在突变蛋白上的分子,并阻止其发挥作用。这种策略通常对可以阻止基因突变产生的蛋白质激酶抑制剂有效,然而,他们发现KRAS却“与众不同”。KRAS基因指导一种蛋白质的产生,而这种蛋白质通常每秒会不断弯曲、放松数千次,就像在喘气一样。它在一个位置,蛋白质发出信号让细胞生长,但在另一个位置,又会阻止细胞生长。随着KRAS基因的突变,这种蛋白质大部分仍处于激活状态,细胞不受控制地不断生长。 

通常情况下,标准的解决方法是用一种药物将突变的蛋白质保持在“关闭”的位置。但想要用这种方法“干掉”KRAS,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KRAS产生的蛋白质是一个很大的球形,且表面光滑没有可以让药物进入的深口袋或裂缝。因此,它被药物化学家称为“死亡之星”。

因此,肖卡特博士和同事开始寻找一种可以深入蛋白质的分子。在历经长达五年,筛选了多达500个分子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可以稳定蛋白质,并让其表面出现了一条裂缝的分子。而更令人惊喜的是,这种分子只对突变蛋白起作用,因此只对癌细胞有效。

肖卡特博士说:“这太特殊了,也是令人惊奇的地方。”

从科研突破到新药:肿瘤停止生长 甚至完全消失 

2013年,肖卡特博士公布了自己的研究发现,在医疗领域引起了轰动。随后,各家制药商开始据此研发相关药物。 

迄今为止,肖卡特博士的发现已帮助制药商美国安进(Amgen)研制出了名为“Sotorasib”的新药。而其他制药公司也紧随其后,推出了自己的版本。

安进的“Sotorasib”已经在一种最常见肺癌类型,即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身上进行了测试。这种新药会攻击KRAS G12C的致癌突变,这种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占比达13%。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上周的世界肺癌大会上,安进公司称,Sotorasib使基因突变患者的癌症显著减缓。参加试验的患者体内的肿瘤已平均停止生长7个月。而迄今为止,在126名患者体内,该药物似乎已使癌变肿瘤完全消失。不过,该药物的副作用包括腹泻、恶心和疲劳。

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首席临床研究官布鲁斯·约翰逊博士说,安进的药物不如一些新的癌症药物来得有效。但他补充道,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针对特定突变的药物可以改变许多患者的疾病进程。比如,针对黑色素瘤患者特定突变的药物一开始似乎没什么效果,但当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时,它们最终改变了癌症患者的命运。 

在谈到安进公司的新数据时,约翰逊博士表示:“我越深入研究这些数据,就越觉得乐观。” 

而肖卡特博士则表示,肺癌药物只是一个开始,他们的下一个挑战目标是迄今为止最致命的癌症之一——胰腺癌。“KRAS是胰腺癌的标志性突变,”他补充道。“大多数患者都有这样的突变,虽然它让胰腺癌非常难以治疗,但现在它可能让这种癌细胞变得容易被攻击。研究人员已经发现了很有前景的药物。”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张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