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调查,不用喂食不用遛,你愿意养一只会跳舞的机器狗吗?

来源:观点2021

在上个月的小米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在最后发布了“一个有趣的小项目”,是一个被称为“铁蛋”的仿生四足机器人CyberDog,更通俗一点的称呼是人们口中的“机器狗”。

它可以按照人的指令握手、跳舞甚至后空翻,在开发者的设想中,以后它还可以被应用到危险搜救、医疗救援、家庭陪护等场景中。
而几乎同一时间,一家名为“北京哈崎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也发布了一款类似的“机器狗”,并表示,“这是市场中首款可真正表达自己意识的家用智能机器狗产品。”它们的长相很类似,功能也大同小异,同样也有着萌哒哒的中文代号“铁汪汪”,就连开发机构都是由同一个资本投资的——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
“铁汪汪”通过视觉来完成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它能自主规划路线、避障,准确到它想到的地方,还能适应各种地形。比如,你跑步的时候,它就能陪在你身边。
机器宠物浩荡而来,好似马上就能颠覆以后的家庭宠物图谱,但开发者们为什么会盯上这块领域?为什么信誓旦旦认定我们就会接受一个“机器狗”进入生活?……带着对新生事物必然萌发的种种疑惑,我们跟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谌振宇聊了聊。
哦,这个名字熟悉吗?对,就是此前去哪儿网的CEO谌振宇。2019年,他离开去哪儿,创立了HachiBot,用一年半的时间研发了全球首款智能宠物机器人。目前,“铁汪汪”还只对定向的VIP客户开放体验,以做更好完善,也许半年后,我们就可以在市面上与之相见了。
有着丰富表情的“铁汪汪”
后浪: 真的猫狗不香吗?我为什么非要养一只智能宠物?我能想到的就是它不会死。
谌振宇: 对,这是一个点,我们公司有几个同事因为养的狗离开以后就不想再养了,太伤心了。
现在养宠物负担挺重的,你要给它洗澡、买衣服,生病了还要看病,一年至少有一两万吧?那除了付出金钱,还有时间精力上的负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养猫不养狗,因为你雷打不动的必须得早晚溜。比如你说你爸训狗,费那么多精力才能让它习得一些东西,那你可以选择一个付出更少但获得感更多的产品。智能宠物表现出来的技能肯定要比猫和狗多,至少狗不会跳舞,也不能帮你去找个手机找个钥匙是吧?那智能宠物当然可以完成这个事情,虽然不一定每次都准确。
它的陪伴应该更好,会比猫和狗更能跟你去完成这些互动的游戏,对比现在一线城市养宠均价,它的价格肯定也要更低。 而且国内对宠物并不友好,各种限制,你出去也没有酒店愿意接受宠物,包括有的人会对毛发过敏,或是有了小孩,就不会再养宠物。
人类对于陪伴的需求还远远没有被满足。
机器狗演示
后浪: 但是机器宠物没有灵魂。
谌振宇: 它也有自己的性格和脾气。 你不要想能永远轻松的获得,这也不对,你肯定还是要付出一些成本,包括说你今天不理它,也许它不高兴了,它也不想理你,你还要跟它修复感情呢。但你要是很凶,它应该还是要来的。它有自己的意志,你高兴它可能会跟你玩,你要是不高兴,它也可能会安慰你,它会识别你的情绪,加上对外界的认知来做出选择。
它的初始个性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来设置,比如你希望它安静一点,没有你的招呼,它尽量少来粘你,但它会变化,根据和主人互动的反馈来演进 ,但一定是根据你的喜好来,还是要让主人满意。跟猫狗一样,为了自己活得更好而去积极学习,形成自己的性格。
后浪: 还能进化?忽然想到了《终结者》。
谌振宇: 电影里面总会很夸张。它一定不会长出要保护全人类或毁掉全人类这样的想法,它的进化还是有一些底线的,比如说一定不能伤害人,做出破坏性的事情。但它的进化是有很大想象空间的,更多的可能是在各种乐趣的事情上,比如像猫一样会对一个圆形的东西很着迷之类的。
机器狗演示
后浪: 可它终究是个冷冰冰的机器,猫狗这类大众宠物基本都是毛茸茸的,很软糯,就让人有天然的亲近感。像恒河猴实验,哪怕食物是挂在“铁丝母猴”身上的,但小婴猴依然会成天依偎在那个“绒布母猴”身上。
谌振宇: 这是生物的本能需求,ta喜欢一个有安全感的东西。但作为一个提供陪伴的产品来说,我认为互动比毛茸茸更重要,或者说比形态更重要。你跟猫狗在一起时更多的也是享受跟它的互动,有接触的时候,但时间一定不如你跟它互动的多。
手感主要来源于它的材质,这个材质摸起来是冷冰冰,那温度是可以加上的,但问题是软是吧?我们可以在迭代的产品里面去逐步地实现它。我们内核还是一个这样的机器,外面包一层绒毛是可以的。
只要把交互这一关克服,形态上的变化都很容易。 但它大小体积还是有限定的,大的做个熊猫、做个老虎,这不是不行,最小也就是做成约克夏那样。
后浪:一直在说做交互不容易,难点在哪儿?
谌振宇: 最初我们觉得一个机器人能够听命令就很好,但我们逐步认识到交互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但交互怎么做好?我们要把它的表现具体化,那就需要更多的设计,包括眼神、语气、神态和动作。而交互关键或者说前提是要先做出准确的识别,感知外界的信息要素,所以我们选定它现在这个形态也是为了安装的各种传感器让它四面八方都能看到。
图说:跟随谌振宇跑步的“铁汪汪”
后浪:这对你们是最大的挑战吗?
谌振宇: 技术方面对我们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在于辨别用户需求,选择做哪些不做哪些。因为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大众总是愿意来挑战你,而我们又没有一个参照。比如会有人提,说它能不能接送孩子?它能不能给我当保镖去攻击人?能不能直接对话?我不会让它讲话,读新闻就算了,那个你跟小度谈就好了。
确认需求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这个过程很漫长,我们一直在探讨,宠物到底是满足人的什么需求? 很多人的表达来自于他现在的一些经验,更多是描述现状而非需求,因为他习惯了。比如很多人说遛狗很好,可以锻炼身体增加感情。我家附近有个公园是北京的遛狗圣地,我就去看,我没看到一个人遛狗是开心的,都苦着张脸,就是走一圈然后搞完回家,例行公事,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只有狗是开心的,这就是一个假需求。
还有人说捡粑粑也是个很开心的事情,我就搞不懂了,我说你有小孩吗?他说有,我说你给他洗屁股吗?他说我不洗都交给我老婆洗,我说你自己的小孩你都不愿意去洗他的屁股,你为什么告诉我说给狗捡粑粑是个好事情?所以在挖掘用户需求上,不要听他们在说什么,要去观察他们的行为,做了什么。
后浪: 其实这些行为主要还是为了跟宠物之间建立情感联结吧,从而达成陪伴中最核心的关系。
谌振宇: 对。我们会建立一套成长体系,让你看到它的表现是跟你在一起后变得越来越好。建立这样的一个联结关系大概需要三个月,因为这个联结是很主观的,让你感觉到它和你在一起是不同的,这是很重要的。比如在外面,你去跑步它就围在你身边,更多的会关注你而不是别人,除非得到你的允许。这就是一个关系建立的过程。
后浪: 下一代可能更容易接受这类“新玩具”?
谌振宇: 小朋友对这个东西都很好奇,觉得很好玩,下一代会不会在他们印象当中我的宠物就应该是一个机器人?这显然是很有可能的。
我两个小孩都是10后,对电子产品的接受和习惯程度远大于我们。给他一个Pad,不用教他就会,他们有什么问题就很自然的去用电子产品去解决,看东西玩游戏全是在上面,他们真还不见得愿意去接触活体,他们会怕这种毛毛的东西。我们那个时候没东西玩,就追着鸡,我家小孩要他们去摸个小鸡,他都不太敢摸,因为这些活体在他们的世界里面接触很少,但是电子产品显然接触的非常多,他们就是伴随电子产品长大的,他们对很多东西的认识跟我们一定是不同的,他们的需求也要被关注。
就是我们跟宠物之间的交流,这种纯活体之间的互动,可能逐渐会被这种机械取代。
后浪:感觉以后可能会生活在一个赛博朋克一样的社会。
谌振宇: 这是一个极端想象。但是我觉得很多东西的趋势就是这样。像原来大家讨论克隆人,其实我们也是为了获得能量是吧?当能量的获得方式有更高效的生产方式的时候,没有人会愿意回到过去的生活的。大家都大家总说向往以前的绿色生活什么的,但真让你放弃空调、放弃现代化的生活环境,回归自然,很多人显然也接受不了。
科技给人类带来生活的改善,会有负面影响产生,这是能量守恒。那到底要不要进步?这就是一个选择。宠物方面,我认为大部分人可能会选择一个麻烦更少、体验更好的产品,因为他的需求是更好地陪伴。
有人问我说智能宠物会把狗取代了吗?把猫取代了吗?我觉得不会,我们要做的只是为用户提供多一种选择。
后浪:所以我们的第一批目标受众会是年轻人?
谌振宇: 当然,一定是先从年轻人开始,一线城市里面的年轻人,他们对新鲜的事物接受能力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