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FB正将我们引向元宇宙?真正目标或是收集更多数据并从中获利

来源:36氪

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负责全球事务和沟通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 ,将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一阐述这家科技巨头对名为“元宇宙”(Metaverse)的虚拟世界的愿景。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人们可以工作、生活、购物以及娱乐等。然而,Facebook的参与不禁引发了人们对隐私安全的担忧。

 

 

 

这位穿着黑色T恤的年轻人正透过虚拟现实设备看虚拟世界

“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里面的人们为了躲避一家危险公司主导的世界而进入虚拟世界。自那以后,元宇宙成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广受欢迎的各种虚拟体验代名词,包括《堡垒之夜》等热门游戏、NFT甚至是在线会议和活动。

但最近几周,在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Facebook将在五年内成为“元宇宙公司”,并宣布它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继任者”之后,这个词获得了新的吸引力,但人们对其潜在的伦理和社会影响愈加担忧。

作为这家市值达1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的创始人和控股股东,扎克伯格在分享他对元宇宙的愿景时,描述了一个网络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戴着VR头盔的人(Facebook拥有虚拟现实平台Oculus)不仅可以观看内容,还可以进入其中。这将是个由公司、创作者和开发者共同建立的在线空间,人们可以在其中自由生活,可以观看表演或者工作。

据报道,在华盛顿,Facebook推进元宇宙的政治努力已经全面展开。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克莱格领导了这场游说活动。周一,克莱格将在题为“元宇宙之旅”的演讲中阐述该公司关于这个虚拟世界如何重塑社会的计划。

据悉,Facebook正在与多家智库就元宇宙的标准和协议进行谈判。许多观察人士表示,此举使该公司可以将讨论焦点从去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提起的反垄断诉讼等问题上转移开来。
但专家担心,由于监管部门仍难以抑制这些社交媒体巨头的影响,元宇宙很可能成为Facebook等公司收集更多数据并从中获利的一种方式。他们还警告说,需要更多的远见和政府保护,以应对大型科技公司给这个领域带来的风险。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新媒体与互联网教授罗宾·曼塞尔(Robin Mansell)表示:“我知道这不一定是流行观点,但我确实认为,我们事后看到的危害,尤其是对儿童和成年人的危害,足以令人担忧。在这些公司获准加入进来之前,在透明度、数据保护以及儿童保护等方面努力建立相关规则,将是更明智的做法。”

虽然对大多数人来说,元宇宙仍然是个抽象的术语,但互联网巨头已经对其寄予厚望,并投入了巨额资金。Facebook最近推出了VR会议服务Horizon Workrooms,人们可以戴着VR头盔远程聚集在一起,就像身临其境地在虚拟会议空间中参会那样。

Facebook还推出了首款“智能眼镜”Ray-Ban Stories,它配有两个摄像头、麦克风、扬声器以及语音助手。与此同时,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该公司正大举投资于“企业版元宇宙”。

曼塞尔说,与元宇宙相关的社会政治问题将与Facebook等现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问题相同,包括数据、监控、歧视以及监管等。但在元宇宙的沉浸式世界中,这些问题规模将大得多。她认为,科技巨头应该等到“如何治理元宇宙的规则”变得明朗之后再推出。

她说:“对我来说,这似乎只是数据货币化的又一步,让Facebook和其他大型平台受益,这些平台卖给人们有趣、令人兴奋、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的东西。”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营销学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表示,扎克伯格是元宇宙吸引关注的核心原因。他说:“我不认为人们害怕元宇宙,他们害怕的是扎克伯格控制的元宇宙。这就是他在社交媒体上取得的成就。从Facebook获取信息的人比南半球和印度的人还多。”

伦敦艾伦·图灵研究所(Alan Turing Institute)的伦理主题负责人大卫·莱斯利博士(David Leslie)表示,元宇宙将提供一个“逃生舱口”,以应对社会上最大的问题。

 

 

 

马克·扎克伯格预测,Facebook将在五年内成为“元宇宙公司”

莱斯利说,这一概念引发了从谁构建和控制它、失去“私人生活安全空间”的风险,以及缺乏代表性的虚拟人口等方方面面的伦理问题。就社会经济、性别和种族构成而言,化身的人群可能存在不平衡的风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们不能公平地获得从事这些技术所需的各种基础设施。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数据伦理高级研究员布伦特·米特尔施塔特博士(Brent Mittelstadt)表示:“元宇宙的潜在社会影响还远未确定。如果它像人们进行虚拟约会而不是见面那样具有破坏性,对于预测这会对关系的性质产生什么影响将非常困难。”

但米特尔施塔特补充说:”如果Facebook设法让你在那里花很多时间,它就实现了收集更多数据并将其货币化的目标。突然之间,Facebook拥有了比目前更多的数据来源,并通过名为元宇宙的东西进行组合。如果Facebook如愿以偿,那么你显然会在上面花费大量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