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粉丝超千万,广告接不停……比人类更“卷”的虚拟人,会取代你的工作吗?

来源:解放日报

元宇宙还在路上,虚拟人已到身边。

“柳夜熙”的抖音首秀吸引超1400万人观看,登上春晚舞台的“洛天依”广告接到手软,湖南卫视“小漾”成为国内首个常驻虚拟主持人,央视AI手语主播与朱广权搭档在冬奥期间冲上热搜……

随着AR、VR等硬件快速迭代和算力的提高,虚拟人产业发展正进入快车道,应用场景也在不断落地。但同时,算力不足、产业链割裂、法规监管不完善等因素仍然制约着产业升级。

“碾压”人类的虚拟人

“迎冬奥,迎冬残奥,迎来神舟新春到。四道口,五道口,六道口通张家口……”冬奥期间,央视段子手朱广权一段绕口令,让刚上岗的“AI手语主播”火出圈了。

据介绍,这一长相甜美的AI手语主播,通过语音识别、机器翻译等AI技术,能自动翻译文字、音视频,并将手语实时演绎为表情动作。通过学习《国家通用手语词典》标准以及百万量级的标准手语平行语料数据,手语动作精准度可达95%以上。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动图来自央视新闻↑

100多条赛事资讯同一时间手语播报,人类无法做到的事,对虚拟人来说却易如反掌。

事实上,除了手语播报,虚拟人在职场上全面“碾压”不少人。2021年万科总部优秀新人奖颁给了一个名叫“崔筱盼”的虚拟人,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给出的解释是“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去年9月,虚拟人“AYAYI”晒出阿里巴巴的工牌,她的第一条小红书作品发布当天就获得224万阅读,妆效更是吸引众多博主竞相模仿。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虚拟人“AYAYI” ↑

而在校园内,虚拟人还拿到了专属学生证。去年6月15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宣布虚拟学生“华智冰”正式入学,梳马尾辫的穿白板鞋的她,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实验室学习。去年7月13日,中央美院研究生虚拟人“夏语冰”举办了《或然世界Alternative Worlds》艺术个展。

千人千面的3.0时代

虽然“虚拟人”的定义尚未统一,但业界普遍认为,虚拟人(数字人)指存在于非物理世界中,由计算机图形学、图形渲染、动作捕捉、深度学习、语音合成等计算机手段创造及使用,并具有多重人类特征的综合产物。

看似借着元宇宙的东风抢尽风头,但虚拟人早已不是新鲜事,它产生在元宇宙兴起之前,甚至可追溯至计算机动画技术诞生之初。

早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中的虚拟歌姬林明美已收获一众粉丝。全球首个虚拟偶像或许是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她的《甩葱歌》也是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虚拟偶像演唱会 ↑

随着AI技术不断成熟,越来越多的虚拟人出现在荧幕,终于在近两年迎来了爆发奇点——虚拟人从二次元卡通迈向了超仿真三维渲染,从合成声音表演到动作表情情感全维度交互覆盖,一些头部虚拟主播在流量和收入已接近顶流主播。

在百度智能云AI人机交互实验室负责人李士岩看来,虚拟人经历了以“纸片人”为代表的1.0阶段,以Vtuber(虚拟主播)主播为代表的2.0时代,目前已进化至3.0阶段,即具备模型高精、人工智能驱动特点的虚拟人3.0已成为行业主流,其建模和内容生产均有AI参与,制作效率更高更智能,也能面向更多应用场景,同时可面向全群体用户,可由视频直播等载体承载,具备千人千面的互动能力。

哔哩哔哩CEO陈睿去年介绍,一年内共有超过32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虚拟主播已成为B站直播领域增长最快的品类。

启信宝数据显示,2020年—2022年,虚拟人相关企业数量呈现逐渐快速增长趋势。其中,2020年虚拟人相关企业新增数量为36080家,2021年猛增至66293家。还有媒体统计,去年虚拟人单一项目单次融资额最高超过数亿元人民币。

规模化落地仍有难点

沉寂了近40年后,虚拟人为何突然迎来爆发增长期?李士岩认为与其核心驱动力的“三级火箭”密不可分。

“第一级火箭”是用户需求与技术升级的融合,目前中国有超过4亿的泛二次元用户,有超过万亿级企业智能化市场,人工智能的加持使得虚拟人能够满足各方的需求;“第二级火箭”是政策的支持与资本的涌入,国家4年来出台大量的政策来支持数字相关产业发展;“第三级火箭”是计算平台的迭代,用户可以通过AR、VR各类设备进入到元宇宙当中,特别是在社交领域中。

虽然商业前景十分广阔,但虚拟人规模化落地仍然面临不少难点。

“虚拟人的产业链各个节点相对割裂,不能高效协同,导致虚拟人在制作和调优上存在较高壁垒,目前行业中大多数公司只是制作与运营全流程上的一环或其中几环。”李士岩表示,服务场景与演艺场景没有高效打通,演艺型数字人不具备客户所需的业务能力,而服务型数字人缺乏人设,难以与用户进行情感交流,更关键的是,高机动性、高频需求的虚拟人成本依旧很高。

对此,华创证券分析师也指出一些行业风险,比如虚拟人概念较为超前,未来演进过程不及预期,虚拟人商业模式不清晰,导致行业整体规模下行,另外虚拟人相关法律制度尚不完善,存在政策或监管风险等。

10年内将迎千亿级市场

相较于元宇宙的落地,虚拟人目前的发展更加“肉眼可见”,不少现有职业可能将被替代。

短期来看,虚拟人目前一般分为服务型与身份型两种。前者可在特定场景提供服务,替代诸多服务行业的社会角色,例如企业员工、主持人、管家等,后者更倾向于在文娱领域应用,例如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等。据中信证券研报和市场研究机构量子位《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我国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预计在2030年达到2700亿元,其中身份型虚拟人市场规模预计为1750亿元,服务型虚拟人总规模也将超过950亿元。

国家广电总局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中提出,“加快推进制播体系技术升级,推动虚拟主播、动画手语广泛应用于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综艺科教等节目生产”,可见虚拟主播将在广播电视行业迎来小阳春。

中国传媒大学《中国虚拟数字人影响力指数报告》将当前国内应用最多、最具人气的虚拟人分为虚拟偶像、虚拟员工、虚拟主播三类。随着应用场景的拓展,未来该分类会进一步拓展、细化。虚拟人将成为人机交互新界面,承载数字世界的沉浸式体验。虚拟员工将在消费品、金融、地产、物业、教育、文旅等服务行业发挥作用。

从长期来看,中信证券分析师总结虚拟人未来的商业模式有四种:形象型虚拟人可以走明星路线代言品牌;内容型虚拟人更注重互动和IP内核,可以进一步通过演唱会、直播、周边等形式变现;功能型虚拟人短期受限于技术和成本,商业变现空间有限,但是未来将作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被广泛应用;虚拟化身覆盖范围大、用户付费意愿强,元宇宙时代想象空间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