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元宇宙跨界?“碰撞”传统图书馆带来崭新前景

来源:文汇

去年“元宇宙”一词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热议话题,各行各业都在积极探寻相关领域在元宇宙助力下的崭新发展方向。

昨晚,由元宇宙与虚实交互系列论坛组委会、全球元宇宙大会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上海外国语大学数字学术中心、元宇宙与虚实交互联合创新中心(筹)、上海阿法迪智能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机构联合举办的元宇宙与虚实交互前沿系列论坛——“天堂的具象:图书馆元宇宙的理想”于线上召开,与社会各界共同探讨元宇宙下图书馆的发展图景。20多家平台同时直播了论坛,累计有超过十万人次观众观看。

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吴建中主持了本次在线大会,他表示图书情报工作者对数据有着与生俱来的洞察力,当很多人对元宇宙还抱有将信将疑的态度时,图书情报工作者就已经看好这一发展前景,图情人不仅擅长对数据及其数据间关系的研究,而且更重视人与数据之间的关系,更重视人在数据世界可以扮演的各种角色,在元宇宙中也是如此。

图书馆界已经在行动

“高校图书馆关注元宇宙发展,并在思考元宇宙与图书馆事业结合所可能带来的崭新前景。”上海外国语大学副校长查明建说。他认为元宇宙将在提升学术能力和开发学术潜力、大幅度提高学习研究效率等方面有所贡献。

全国图情学科领军专家马费成教授表示,图情学科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和革新密不可分,相比其他人文社会科学有更早接触新技术,更早应用新技术的特点,与作为新技术代表的元宇宙存在同频共振、价值共生的美好前景。他认为,图书情报学科与元宇宙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存在共识:一是数据要素化的认知具有共识;二是对智慧智能的探索具有共识;三是对知识服务和用户体验的追求具有共识。他进一步指出,在数智时代,图书情报学科切入到元宇宙的研究和实践,可以着重从四个方面进行设计和考虑,它们分别是建设共性基础设施、服务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拓展典型的应用场景和完善监管治理规则。

作为首个演讲的嘉宾,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刘炜认为不仅要使图书馆元宇宙化,也需要使元宇宙图书馆化。不仅要在元宇宙当中创建图书馆,把图书馆的服务带到元宇宙中,还要把积累起来的知识以及正在产生的知识纳入到元宇宙的空间中。

“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等人类记忆机构,是最具想象力和知识最丰富的领域,无论在真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保存和传承人类知识文化的职责不会变。”他说。

技术点上的互通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元宇宙。目前元宇宙将对AR、VR设备、区块链基础设施有内容生产、应用开发、工具类引擎的开发以及社交游戏金融商务等操作系统带来积极影响,这已经成为共识。那么,图书馆和元宇宙的碰撞点在哪里?

上海大学副书记段勇教授就从技术人类学视角对元宇宙进行解构,他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技术人类学概念。他说:“博物馆、图书馆的宗旨和理念与元宇宙是相通的,博物馆、图书馆的未来和使命与元宇宙是相融的。现阶段博物馆和图书馆可以从资源共享、场景共创、标准共建责任共当的角度参与建构元宇宙,让自身有限虽然是海量的资源投入到元宇宙去创造无限的可能自身的无穷价值在元宇宙中实现真正的永恒。”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副院长吴江教授从技术与人融合的视角出发,认为智慧图书馆是一个典型的信息物理社会融合系统(也就是cpss),集成和融合信息空间(如各种数据信息资源)、物理空间(如图书、读者、管理员等)和社会空间(如用户的群智感知和社交感知等等),通过三元空间融合实现信息的综合利用,从而来实现人类对知识的高质量的感知,帮助人类认知世界、改造世界。

吴江指出,与智慧图书馆相似,元宇宙也是基于数字技术而构建的人以数字身份参与的虚实融合的三元世界数字社会。这一观点得到了重庆大学图书馆馆长杨新涯研究馆员的认同,他认为,在元宇宙时代,图书馆要思考怎么“以我为主” ,而不是被外界所捆绑。

具备可行性但还有不确定性

复旦大学国家智能评价与治理实验基地副主任赵星教授是本次会议的组织者,他在会议中在线展现了目前上海地区推进的元图书馆的诸多具体案例。他认为,对于图书馆而言,介入元宇宙具有紧迫性,而可行性也已具备。他表示当前元宇宙领域的数字孪生只是途径,不是目的,图书馆要利用数字孪生来实现增强现实和虚实交互。一方面是人与人、人与世界的知识交流,能够用增强现实的方式实现;另一方面是信息和知识与人能够以更好的方式实现虚实交互。

在与会者们看来,元宇宙推进的核心技术与路径上与图书馆重合,在元宇宙概念诞生之前,图书馆领域已经在相关方面进行不少的探索了,而当前元宇宙正在以我们想象不到的方式、比我们想象更快的速度到来。赵星教授指出了未来一两年图书馆可以重点探索的五个元宇宙图书馆应用场景:线上虚拟场馆与场景建设、微观虚实交互场景打造、数字藏品及平台建设、沉浸式学习与阅读环境建设、虚拟数字人应用。

大会上,学者们也抛出了思考。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范并思在总结发言中即指出,当前元宇宙具有不确定性,一方面是概念的不确定,另一方面是元宇宙与图书馆的关系很难让人看清楚,目前还没有出现可推广的有效应用。他期待元宇宙的到来能够使图书馆行业重现图书馆2.0时代草根推动万众创新的图书馆创新文化,重现图书馆员推动的技术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