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小学生不得携带手机到校,2021教育信息化走向何方?

来源:辣头条

2月1日,是一周的开始,也是一个月的开始,有关部门发文禁止中小学生携带手机到校的新闻铺天盖地,不少自媒体鼓吹教育信息化“无用论”或是重谈教师利用手机给家长布置作业云云,也有许多小伙伴在给笔者的留言里,对此表示担忧,手机被“禁言”,是否意味着教育信息化会遭遇重大挫折呢?

不人云亦云,要正本清源

首先,笔者对于有关部门的文件进行了认真仔细地分析,用语文学科特有的做社科文阅读分析的思路来对这则工作通知进行了分析。

 

为何要发布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的通知?

三点理由:保护视力;专心学习;防止网络和游戏沉迷

从这点来看,管理工作通知并非针对现有混合学习、在线教育或教育信息化应用推广,所谓在线学习“毁”了孩子的观点可以休矣!

如何加强管理中小学生手机?

要点是五个:

有限携带——原则上不能携带到校,申请携带也不能带到教室

细化管理——学校设立学生在校与外沟通渠道,教师不能发布手机端作业要求

加强教育——引导式教育,避免简单粗暴的管理

做好沟通——学校管住手机,家里同样要有跟进

强化督导——县级以上教育部门要出台工作细则,要广泛征询意见

从具体管理要点来看,这次规定的“火力点”是针对当前中小学校中手机管理无序、失序问题,从政策层面解决学校管理手机存在的“无法可依,各自为政”的情况。

这是十分值得肯定的,之前不少地方都爆出学校用水浸火烤处理学生携带手机,或是由于没收学生手机造成家校矛盾的情况。此次通知的出台可以作为基层学校管理手机问题的政策导向,避免各方尴尬。

因而,总结一句话,这个工作通知与国家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没有掣肘,相反可能更多是一种利好——有利于厘清信息化支持教育应用场景的定位。

教育信息化,初心不能变

笔者曾在2018年在芥末堆上发表过多篇的观察文章,其中多次提到当下的教育信息化存在“泛信息化”的误区,搜题类、在线辅导类应用app的高流量冲击下,其实我们忽视了教育信息化的“初心”是什么?

教育信息化的“初心”不是让微视频取代面对面教学,不是用海量题库辅以AI人工智能来实现所谓“精准刷题”,信息化的本质是丰富拓宽学习沟通的方式,是强化教育立德树人的育人手段!

其实,这两年当不少“专家”嘲讽海外“落后”的教育硬件,“过时”的教育应用生态时,笔者就曾深入观察日本、美国、法国等基础教育的信息化环境,虽然各国国情不同,但三个国家都将教育信息化看作是和传统学科实验室同等地位的专用学习环境建设。简而言之,在这些国家的基础教育阶段同样是禁绝手机等个人移动通讯工具的,平板、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则更多是作为和实验室中的显微镜、烧杯、砝码一样的专属学习工具。

同时,海外教育者对于搜题类app或是在线辅导答疑类app很是抵触,因为这类app并不是真正在用信息技术解决学生在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反而是在变相鼓励孩子们“投机取巧”,缺乏对自主学习价值的认同,而中国的学生、家长、甚至是老师却是甘之如饴的,这不得不令我们反思我们是否还记得为何要在学习中引入信息化工具。

信息化未来,路就在脚下

之所以当相关工作管理出台之后,会有不少老师“不用手机,学习怎么管理”的哀叹,会有学生表示要截屏通知告诉老师不可以用手机交作业的兴奋,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之前的路走窄了,走偏了。

不用手机,老师不会布置作业了吗?笔者珍藏着20多年前的家校联系本,上面有儿童稚嫩手写的每日作业,有家长的“已完成”签字,还有教师的“已阅”批改,看似简单的手写小本本却体现着学习自主管理、家校有效沟通的精神,这样的回顾,我是赞成的。同时,随着中小学推进单元教学设计、项目化学习等教学方式的改变,教学也越来越需要线下线上联动的混合学习平台给予支持,不用手机app,一台不足千元的chromebook笔记本或是平板设备(是的,海外教育信息化的主要个人终端不是手机,而是笔记本和平板设备),绝对可以保障孩子使用给予各类SaaS网页架构的学习平台。

对于教育信息化的整个技术圈子来说,走出手机app这个圈圈,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技术和资本过多关注手机这个应用场景时,对于教育信息化的其他应用场景的研究势必就会受到阻碍和忽视。例如在智慧教室的建设上,我们习惯让学生作为终端接入教室环境,却对交流记录、人员组织、课程管理、数据同步等应用环节缺乏关注,让“人在系统”的主动式参与畸变成“系统管人”的被动式管理。而当失去了“万能”的智能手机之后,信息化如何立足教学工具的角度进行开发会得到越来越多企业的关注,这或许才是教育信息化该走的路。

当然,不论风怎么吹,让我们的孩子健康快乐成长,相信是所有人的共识,也相信明天的信息化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