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飞越“中国桥梁博物馆”

来源:新华社

12月1日拍摄的贵阳市“五龙出海”景观。在贵阳市乌当区,高铁沪昆线、贵广客运专线、贵开城际客运专线的隧道和桥梁交织在一起,形成“五洞五桥”并行的壮观景象(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2月1日拍摄的贵阳市“五龙出海”景观。在贵阳市乌当区,高铁沪昆线、贵广客运专线、贵开城际客运专线的隧道和桥梁交织在一起,形成“五洞五桥”并行的壮观景象(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2月1日拍摄的贵阳市“五龙出海”景观。在贵阳市乌当区,高铁沪昆线、贵广客运专线、贵开城际客运专线的隧道和桥梁交织在一起,形成“五洞五桥”并行的壮观景象(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8日拍摄的贵州北盘江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8日拍摄的贵州北盘江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7日拍摄的贵州坝陵河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7日拍摄的贵州坝陵河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5日拍摄的贵州平塘特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5日拍摄的贵州平塘特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5日拍摄的贵州平塘特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4日拍摄的贵州省乌江特大桥。在贵州省遵义市乌江镇不到两公里范围内,建设有横跨在乌江之上的五座桥梁。五桥飞渡的壮丽景观见证了贵州桥梁的发展史(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6日拍摄的贵州鸭池河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6日拍摄的贵州鸭池河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26日拍摄的贵州鸭池河大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1月30日拍摄的贵阳市黔春立交桥(无人机照片)。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架起2万余座桥梁,在群山峻岭间建出“高速平原”。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覆盖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0余座在贵州。从海拔500多米的赤水河谷,到海拔2000多米的乌蒙高原,一座座架设在高山峡谷间的世界级大桥,让天堑变通途。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