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体现地域特色的影视作品 自杀?治沙!方言“逆袭”热门影视剧,度在何处?

来源:解放日报

“人家老教授很不容易啊,从胡(福)建到西北,奔波在黄河流域上治沙……”

“自杀?”

“对啊!”

“谁自杀?”

“教授啊!那是他的任务啊!”

这段“鸡同鸭讲”的场面,出现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山海情》第四集——福建来的扶贫干部陈金山操着一口福建普通话,与援建的宁夏当地人交流时擦出不少火花。

这部讲述脱贫攻坚故事的电视剧有两个版本:各种方言汇合的原声版和普通话为主的配音版。

目前,多家卫视平台播出的是普通话的配音版,而东南卫视和宁夏卫视以及跟播的深圳卫视则采用了方言的原声版,三大网络播放平台则同时上线了两个版本。

不少网友更爱方言版。在爱奇艺平台上,原声版获得8.8分,比配音版高出1分之多;在优酷上,原声版热度高达9081,而配音版热度仅3514。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近年来,不少影视剧大量使用方言凸显地方特色,去年B站推出的《风犬少年的天空》和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刺杀小说家》,主人公都操一口重庆话;电视剧《繁花》则要求演员“会说上海话”,去年国庆档的《我和我的家乡》,方言更是“点睛之笔”。

不过,方言在影视剧中的运用获得的不一定是好评。在不少观众看来,关键还是看影视剧的题材内容,否则方言运用不是锦上添花,而是画蛇添足。

地方文化再现还是增加理解难度?

“中国地域辽阔,不同地区的方言好好运用,能为影视剧增色不少。”市民罗先生记得电影宁浩的《心花路放》里,随着主人公穿越大半个中国,各种方言粉墨登场:周冬雨的湖南口音、马苏的东北话,特别是王砚辉一句“文身噶?赫(黑)社会?”让他想起大学时云南同学打电话的腔调:“方言一出,电影的立体感就上来了。”在宁浩的电影里,方言往往成为“神来之笔”。例如《疯狂的石头》中,一句粤语“顶你的肺”让不少观众至今难忘。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疯狂的石头》里“麦克”一句粤语台词“我顶你的肺”让人难忘

不过演员在短时间内掌握方言台词并不容易,一旦说不好反而容易“出戏”。尽管《风犬少年的天空》在豆瓣拿下8.2分,但老家在重庆的陈彬拒绝认同主人公们说的是重庆话:“这样奇怪的语调让我十分出戏。”

即使在广受好评的《山海情》里,籍贯兰州的黄轩和来自西安的张嘉益口音还是不同,这样微妙的差异也让一些观众感到不习惯:“边看边说服自己这是‘西北话’。”

陈彬刚上大学时,同学曾问他为什么没说过“先人板板”,他这才知道同学是从影视剧学来的:“方言包含很多地方文化元素,也在不断发展,但一些影视剧来不及对方言仔细研究,只能摘取最表面的进行模仿,反而加深了观众对一个地区的刻板印象。”

要与剧情完美融合

2005年,国家广电总局曾发布《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重申电视剧使用规范语言的通知》,规定“电视剧的语言应以普通话为主,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并在2009年再次发文重申该项通知。

在不少观众看来,这一要求是合理的,也为方言在影视剧中的运用框定了范围:“关键是看剧情是否需要运用方言。比如仙侠剧、偶像剧要加入方言,完全没必要。”

“《山海情》中福建来的专家和扶贫干部与当地居民之间的很多冲突与差异,语言正是第一关。”市民沈鹏曾随父母在江西居住,感受过90年代语言差异带来的冲突:“电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再现了当时的大环境,也从一个小角度凸显了扶贫干部的工作难度。”据悉,这一段剧情源于主创在采风时了解到,当时参与扶贫工作的福建人来到宁夏后遇到的“第一关”正是语言。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郭京飞再现扶贫干部遇到的“第一关”——“语言关”

“语言本身要成为影视剧的有机组合体,而不是炫技的一部分。”罗先生此前看一部时空背景架空的探案剧,剧中配角却操一口蹩脚的上海话:“这实在没必要。”

另一部以吴语作为台词语言的电影来自侯孝贤的《海上花》,这在罗先生看来“也没必要”:“片中除了刘嘉玲等极少数角色讲得正,其余不知道说的什么。我一个吴语区长大的观众,没有‘梦回江南’的感受,我那些外地的朋友看完更是‘一头雾水’。”

对创作者提出更高要求

如今影视剧中方言的运用,多为东北话、山东话、陕西话、四川话等,但诸如上海话、闽南语等方言却鲜少大规模出现。“现在影视剧中出现较多的方言,与普通话发音相差不算太大,即使没在这些地方生活过也基本能听懂。”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上海话、闽南语这样的方言与普通话差别太大,有不少人“真的完全听不懂”:“这就考验创作者如何在影视剧中运用方言元素。”

在《山海情》中,创作者就让陈金山、凌一农说着带福建口音的普通话。“细究起来,凌一农是福建连城县人,说的应该是客家话,而陈金山这样援助闽宁镇的人多来自福州,说的方言跟客家话不一样。但这些细节在一部影视剧中很难跟普通观众讲清楚。”在业内人士看来,剧中用“福建口音的普通话”既符合实际,全国各地观众又能听懂,而且不损方言带来的剧情冲突。”

除了对导演、编剧提出更高要求,方言台词更是演员的挑战。尽管饰演陈金山的郭京飞和饰演凌一农的黄觉都是演技口碑皆好的演员,但两人的“福建口音”在一些福建观众看来“不准确”“太模式化”。而在电影《悲情城市》中,演技向来被赞扬的梁朝伟因为说不好闽南语,角色干脆被改成了哑巴。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张国立凭《金婚》获“白玉兰奖”电视连续剧最佳男演员奖

“一般电影奖项上,对白需要演员自己完成,因为对白本身就是演技的重要构成部分。”有业内人士以张国立在《金婚》中的演出为例:“他演的角色佟志是从四川到北京的,整部戏的口音从早期的四川话,到口音由浓转淡的‘川普’,最后变成标准的普通话,可以说紧扣剧情,跟人物成长同步。”而让陈彬惊讶的是,张国立是天津人,在陕西长大:“我听他在剧里的口音,一直以为他是四川人。”

去年第23届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上传出的消息,全国范围内普通话普及率已达80.72%。一些观众希望有更多体现祖国辽阔地域特色的影视作品:“语言是其中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