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大结局后,它锁定年度国产剧王

来源:东方资讯

今年的国产剧,势头太猛。

2021年第一个月还没过完呢,就迎来了王炸级选手——

《山海情》

 

 

《山海情》的豆瓣评分,属于「高开炸走」型——

开分9.1,边播边涨。

如今已经涨到了逆天的9.4分!

年度剧王预定。

 

 

其实,它的评分还可以更高。

因为打一二星的网友,几乎都是在吐槽配音问题。

 

 

但鱼叔要说:这个差评,他们给错了。

因为《山海情》自开播以来,就有方言和配音两个版本。

让观众根据习惯,各取所需。

 

 

鱼叔只说一句:

一定要看方言原版!

劲大得很,一秒上头,余音绕梁三日。

《山海情》集结了代表国剧制作最高水准的阵容——

导演,孔笙。

称他一声「国剧一哥」,没有异议吧?

拿作品说话,豆瓣评分9.0+的作品,独揽五部。

 

 

扶贫剧交给他来拍,就是创造「再度封神」的机会。

由于《山海情》涉及多地民俗和文化。

所以请来七位编剧,坐镇的是高满堂。

代表作有《闯关东》《家有九凤》《老农民》等。

 

 

再看演员阵容,全是实力派,两只手数不过来了——

黄轩、张嘉益、闫妮、黄觉、姚晨、王凯、热依扎、黄尧、郭京飞、祖峰、 白宇…

 

 

顶配阵容,也享受到了最高待遇:

五大卫视,三大平台,同步首播。

从上到下,为这部剧搭了这么大的台子。

《山海情》也不负众望。

下面,好戏奉上。

 

 

故事始于1991年。

政府要在宁夏西海固贫困地区,实施「吊庄移民」政策。

让一部分人,从山里面搬迁到玉泉营的大平原上。

开荒拓土,建设新家园。

 

 

可那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

被分配过去的村民中,有七户涌泉村的人家,临阵脱逃。

此时县里吊庄办来了个新干部,马得福(黄轩 饰)。

他恰好就是涌泉村的人。

 

 

于是,新官上任的第一个任务:

追回那几户参加吊庄又半途返回的村民。

 

 

马得福回村挨个劝说,每个人都在大倒苦水,齐刷刷摇头叹气。

 

 

「不说了,难受。」

「我吃沙子都吃饱了。」

「说啥也不去了,坐牢杀头也不去。」

 

 

马得福不得不把「吊庄移民」的好处又说了一遍——

玉泉营现在的条件是比较艰苦。

可那里周边有铁路,有农场,有县城,有黄河干渠。

一旦扬水站修好,引水灌溉,种植庄稼。

那玉泉营就又是一个「塞上江南」。

 

 

打住。

蓝图规划得再美好,终究属于未来。

对于涌泉村的村民来说,他们只着眼当下:

日子苦不苦?肚子能不能填饱?会不会被风沙迷了眼?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不去,我不去,我就不去。」

 

 

「吊庄移民」是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

县里也下达了指标。

可动员工作从一开始就陷入僵局,难以推进。

原因嘛,归根结底一个字:穷。

剧中没有直观展示玉泉营到底有多穷。

但通过村民的描述,侧面反映出了生存条件的恶劣: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

「眼窝耳朵鼻子嘴,只要有个窟窿眼眼,都让那沙子填得满满的。」

「这是啥地方?西海固。出了名的瘠苦甲天下的烂地方。」

 

 

瘠苦甲天下,五个字奠定了全剧的基调。

也是《山海情》给人的第一感觉:

土。

而且是「土到掉渣」。

没有一个角色的脸是干净的;

 

 

没有一件衣服是不沾尘土的;

 

放眼望去,皆是一望无垠的荒漠。

 

 

但。

它越土,反倒越好看。

因为《山海情》要拍的,就是结结实实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故事。

和某些开了十级磨皮美颜滤镜的国剧相比。

《山海情》所呈现的一切,都近乎真实。

这种真实,隐藏在无数的「魔鬼细节」当中。

举几个例子:

村民吃饭用的大铁盆,盆体全是磕碰后的缺损,年代感十足;

 

 

秀儿扎头发用的头绳,是最原始的橡皮筋;

 

剧中多次出现的时风牌三轮车,就是九十年代的印记;

 

 

村民们烟抽一半,舍不得扔,夹在耳边。

 

 

看到这些细节,鱼叔只能感叹:正午阳光,不愧是你。

就好像这一鞭子抽下去,真得能感受到尘土隔着屏幕就飘了过来。

 

 

整部剧的拍摄,大部分是在宁夏完成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下,也间接逼出了演员们最高水准的表演。

黄轩一出场,脸颊两边就是大片黝黑。

颜值管理全面下线,皮肤粗糙,头发凌乱。

向县里领导报到,用手来回搓单肩包的背带。

 

 

一个愣头青的西北乡村干部,瞬间就立起来了。

热依扎饰演的水花,被父亲强行嫁了出去。

她好不容易逃走,担心父亲出事又返回村里。

那种坚强,心碎与隐忍杂糅的复杂情绪,都写在她的眼神里。

 

 

张嘉益不用说了,垮着身体,佝偻着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