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朱洁静自述两次上春晚经历:央视春晚《晨光曲》脱胎自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来源:解放日报

春晚是一个窗口,一夜之间,可以让全中国乃至海外观众都看到你。但它又如同一个战场般残酷,一轮又一轮审查,常常前一天还在一起走台,第二天去排练厅,有的节目已经告别了。你必须足够强大,才能撑到最后。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朱洁静扮演的鹮仙

去年,上海歌舞团第一次上春晚,《晨光曲》里,我们是18个穿着旗袍,在弄堂里摇着蒲扇的上海女人。今年的《朱鹮》,我们是25只展开翅膀的吉祥之鸟。春晚群星荟萃、百花齐放,两个5分30秒的纯舞蹈节目,怎么才能跳进全国观众心里呢?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在上海绽放的舞者朱洁静

美而不自知

在观众印象中,春晚的舞蹈节目,动辄几十号舞蹈演员,或者众多群舞演员作绿叶,衬托舞台唯一的主角。但在《晨光曲》里,18个女孩,简简单单,干净素雅,没有绝对的主角,也没有陪衬,我们共同成就了舞蹈的美。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去年央视春晚《晨光曲》脱胎自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朱鹮》也是一样,先是群鹮的出场,镜头一一捕捉每一只“鸟”,我到一分多钟的时候才会出场,展现一小段独舞,最后回到群鹮飞翔的舞段。舞剧《朱鹮》里有很多精彩的独舞、双人舞,但我们希望能抓住春晚的机会,展现上海歌舞团的团队实力。

《晨光曲》也好,《朱鹮》也好,观众都说美,但这是怎样的美呢?

《晨光曲》脱胎自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描绘的无非是一群弄堂里的女人,坐在小板凳上,拿着蒲扇,守着炉子的日常景象。可是当把这些上海寻常生活的细节搬上舞台的时候,你会发现一种时间流逝的美,它惊艳和感动了许多观众。

我还记得去年春晚,我们在后台和走廊嘈杂的环境中排练《晨光曲》,每次排完一遍,其他节目的演员们会为我们鼓掌,他们说:上海的姑娘们太美了,上海的舞蹈太美了!

在我看来,《晨光曲》是一种质朴的烟火气,一种自带风情但不取悦他人的美,一种美而不自知的感觉。这段舞蹈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难,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跳出对的感觉。你不能只是去跳动作,还要去品尝它的味道,然后,一点一点地,让这种迷人的味道从自身散发出来。

《朱鹮》也一样。导演佟睿睿曾说过一句很有底气的话:“他们都是舞蹈,我们是作品。”春晚舞台上,《朱鹮》只有5分半钟,可能镜头扫到你的时间更短,但你抓住观众的方式不是卖弄你的笑容。朱鹮的美是高贵的,也是含蓄的、脆弱的,你能不能在美之外向观众传递更多的内涵?

朱鹮是一种非常敏感的鸟,它只能存活于水质环境无污染的地方。它曾几近灭绝,但又重新繁衍于中国的秀美河山之中。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演了250余场,一直以舞蹈的方式向观众传递人与自然相伴相生的理念,这支舞也涵盖了我们对生命、对生活最真挚的祝福。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不放过自己

一连两年春节,节目一演完,我第一个联系的人都是我妈妈。可是她每回都忙着回复亲戚们的祝贺,没空理我。连续两年春节不能陪伴妈妈过年,但能让她在春晚的舞台上看见我,我想也是另一种方式的陪伴,她一定会为我骄傲。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朱鹮》登上央视牛年春晚

我9岁就被妈妈送去学舞蹈,看着我一点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当别人都在关心我飞得够不够高的时候,只有她总挂念我飞得累不累。每回见我,她都念叨我太瘦了,让我别跳这么多场了,休息一下,让别人多跳跳。

今年忙完春晚,我就回到嘉兴家里,和父母团圆,但年初四就回到上海,恢复训练。一个半月以后,上海歌舞团要开启《朱鹮》全国巡演。2020年,我们演了118场《永不消逝的电波》;2021年,两部舞剧的巡演已经排了160场。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央视鼠年春晚《晨光曲》

很多时候舞蹈就是重复。每天从扶着把杆擦地开始,日复一日。现在这个世界快速、多元、开放,它给了我们很多的机会。但舞者必须耐得住寂寞,每天早上克服自己的懒惰,克服自己身体日益老化的骨骼,回到练功房里,安安静静从擦地开始,用强大的韧性和定力去完成一件看似美丽却又残酷的艺术。

还好,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在重复,反而一天比一天、一年比一年更爱跳舞了。这就是一个舞蹈演员该有的样子,我跳得挺舒坦。舞台就是我的领地,我变得越来越有底气,越来越自由。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舞剧《朱鹮》剧照

上春晚之后,《晨光曲》和《朱鹮》刻到了许多观众的心里,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能够上春晚很感恩,也很兴奋,但我只把它当作一场演出。在这场演出之前,我们已经无数次在舞台上摸爬滚打,舞台上的每一秒钟,都是背后无数的练习积累起来的。

在春晚演出之后,还有很多演出在等着我,而我和上海歌舞团的演员们要做的,是跳好每一支舞。

一场接一场,一天又一天,不放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