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国漫的“觉醒年代”,下一个爆款很快就会到来?

来源:未知

国漫的“短板”就快被写在脸上了。从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带出“国漫崛起”的话题开始,就有人不断提醒,国产动画技术已经“不差钱”,“讲好中国故事”才是王道。直到最近上映的上海出品的《白蛇2:青蛇劫起》里,特效画面已经炫到可以和好莱坞大片叫板,故事却还是差一口气。而一部电影能否引发全民观影热潮,差的可能就是这一口气。

从“大圣”“哪吒”到“姜子牙”“白蛇”,这些年来国漫在探索和波折中前行,与其争论其崛起与否,不如说我们正在历经国漫的“觉醒年代”。而未来的国漫该走什么路,答案如今也逐渐清晰了。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人都没有,谈何“宇宙”

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截至8月5日9时35分,《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14天,票房正式突破4亿元。作为一部成人向国漫,放在今年略显冷清的暑期档中来看,这是个颇为亮眼的成绩。不过,它其实可以做得更好。

在春节档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的片尾彩蛋里,《白蛇2:青蛇劫起》就露出冰山一角,小白被法海镇压在雷峰塔后,小青为救小白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迎面而来的是摩天大楼的大玻璃窗,引发人们对将神话嫁接入现实世界的观影期待。事实上,追光动画团队的第一部作品《小门神》的开头,就设想神仙在现代遇到“下岗”危机,并由此引发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再就业转型培训,可谓脑洞大开、妙趣横生,又有一定的现实反讽意味。

遗憾的是,这两个故事都有些虎头蛇尾,编剧起了一个好头,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但没能一以贯之地妙笔生花下去。《小门神》借“神仙再就业”引发的传统如何融入当下的思考,最终被帮助小女孩斗恶霸的套路叙事喧宾夺主。《白蛇2:青蛇劫起》中,小青借当下价值观重新审视《白蛇传》中白娘子与许仙爱情合理性的思辨,也很快被大量飙车、枪战戏所带来的“爽片”视觉快感所解构,而靠不停地刷怪练级,靠一个个配角的牺牲来引发自我觉醒的“大女主”套路,观众早就在真人影视剧里品尝够了。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当然,有瑕疵的故事不妨碍整体创意的优秀,相比剧情逻辑上的精雕细琢,追光显然把更多功夫花在世界观上了。从《新神榜:哪吒重生》到《白蛇2:青蛇劫起》,可以看出其在搭建世界观上的良苦用心。

美国作家海明威有一个知名的冰山原则。小说就像一座冰山,作者只应描写浮在海平面上的八分之一,剩下的八分之七为潜文本,需要读者自己去探寻。这样的文学作品是开放的,它具有多义性,吸引读者去反复阅读、发现,构建自己的完整解读。

《新神榜:哪吒重生》虚构了一个架空的东海市,它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上海和神话故事里的龙宫融合,把四海龙王化为东海市的一方豪强四大家族。电影中浮在水面上的四大家族之首德家,是东海龙王的现代转写,他眼中的死敌,也就是该片主角、哪吒转世的机车少年李云祥。相比于电影中对“哪吒闹海”故事的重新演绎,更让人产生兴趣的是这个带有东方朋克风格的奇幻世界,李云祥的故事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电影中还出现了第三方势力,“面具人”孙悟空,人物设定显示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四大家族中另外三家只是作为背景出现,西海龙王之子也就是《西游记》中的白龙马是否也存在这个架空世界里,能否与《西游记》中的世界勾连起来,都让这部电影具有了文本之外的趣味。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白蛇2:青蛇劫起》中,细节设定丰富的修罗城同样有一种文本开放性。比如在小青初到修罗城时帮助她的孙姐,以及收留她们的章鱼精的故事都没有完全展开。男二号司马官人是如何成为修罗城中最强的男人,他在“无池”中看到的执念是什么又是如何了却的?美貌的罗刹姐妹如何与司马官人达成依附关系,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这些都是影片里冰山之下的部分,也是可以更有看点、吸引观众N刷的部分。

但在修罗城中,这些配角只是一笔带过,前后缺少呼应。罗刹妹妹的过往还没交代就匆匆下线,令人感觉她只是组成世界观的有机材料,司马官人则成了促使小青成长、思路转变的工具人。一个人可以只写八分之一,但不能只设计了八分之一。人物单薄扁平,无法带动观众的观影和探索兴趣,再精心设计的世界观,也浮于一次性消费的瑰丽视觉表象。

对于IP长期发展来说,构建世界观当然是必要的。打造“封神宇宙”,追光的《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世界观框架已经够丰富,接下来怎么唱戏可谓游刃有余。彩条屋影业尽管先推出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但在世界观上构建有限,能否“宇宙”起来仍然要靠下一部去联动。

不过,电影不能为了搭建“宇宙”而存在,自传里都没能挖掘出人物个性来,想要靠宇宙来搞CP(组合)、用多人联动的方式制造看点未必行得通。相比《哪吒之魔童降世》,《新神榜:哪吒重生》中的哪吒转世李云祥显然还不够深入人心。很多观众吐槽《姜子牙》的片尾彩蛋好过正片,在于彩蛋中的姜子牙凸显了强迫症这一性格特点,以至于和哪吒的互动中有了戏剧冲突,其前提是哪吒已经是一个性格塑造成功的人物。《白蛇2:青蛇劫起》中,观众能感受到小青的酷飒,但“蛇”的属性完全没有体现。角色特征不明显,对于后续的宇宙开发是一个问题。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电影学者指出,动画编剧人才比真人电影更为缺乏,在从动画大国迈向动画强国的路上,缺乏好故事、好剧本成为国产动画电影面临的突出问题。国漫技术不断进步,更加暴露了剧本的瑕疵,在技术支撑起宏大世界观、宇宙化发展野心的同时,更应花精力放在剧本打磨和人物塑造上。一个人物立不住,可能整个世界观都无法成立,人都没有,谈何宇宙?

不打破圈层,如何出海

国漫有“神话”,更要有“未来”。这是彩条屋打出“首部科幻动画”旗号的《冲出地球》在定档时的豪言壮志,然而,不久前该片匆匆撤档,为国漫在科幻领域的拓展画上问号。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作品改编自豆瓣评分9.5分的动漫剧集《星游记》,“首部科幻动画”的底气来自高口碑原作的粉丝积累。彩条屋对其定位是“国风科幻”,科幻之上,仍有国风,让这部开拓式作品似乎上了双保险。

对于国漫来说,传统神话是个重要的保护色。《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的故事、场景已经足够现代,但仍然离不开传统神话IP的壳子。《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故事内核和人物关系与《封神演义》几乎是反着来的,但仍然要借古人的酒杯。

国漫总在神话题材里打转,与市场有重要关系。此前,原创动画《魁拔》三部曲尽管有不错的品质,但票房接连惨败。其中有“生不逢时”的因素,但也有人指出,缺乏IP积累直接推出动画电影,让这样的作品很难一下子找到观众。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同样是原创动画,但在推出电影之前,都有动画剧集的长期铺垫,逐步培育IP打开市场。把自身定位为“动漫公司”的米哈游在开发游戏产品时,会根据开发成本的高低先做小说、漫画、短片动画,为最后的游戏成品不断试错。比如小说中安排的新角色如果人气高,会同步到漫画里面开发剧情;如果用户不喜欢,就会在下一个章节中死亡。漫画中受欢迎的美术风格、人物形象等,再进入动画里接受用户反馈,以此确保进入游戏产品的角色符合市场需求。

对于动画电影而言,缺乏原著小说、短片动画的“试错”成本,会让整部电影的票房成败显得孤注一掷。而改编自中国神话故事的国漫电影,相当于跳过了小说阶段的试错,并且拥有了数亿观众的IP积累。但这种方式也存在着某种惰性,比如《白蛇2:青蛇劫起》直接把《白蛇传》的故事当作影片的潜文本,对小白、许仙、法海之间的纠葛没有详细展开,默认观众都有这种集体经验,而剧中主线叙事却另起炉灶,让影片带有一种同人文学的倾向。

《白蛇2:青蛇劫起》中,执念是重要因素,但电影中没有详细说明为何小青、小白之间会有执念,让观众感动的姐妹情,几分来自电影中的人物塑造,几分来自既有经验的脑补,恐怕难以分清。同人式的神话IP改编可以省去人设铺垫,而且很多人物自带流量,但同样很容易把观影群体束缚在粉丝圈层内。确实,有大量为《白蛇2:青蛇劫起》N刷的观众,有人甚至想要看30遍。但为探索细节而多次观影可取,单纯为了“冲票房”则无必要。国漫可以有自来水,但不能只靠自来水。不打破圈层,国漫如何获得更大范围的观众,如何出海?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在国漫的“觉醒年代”,期待爆款

另一方面,相比系列宇宙从纵向上延续IP生命力,国漫在横向上的开发还远远不够。动画人王雷曾说,国漫在奔向春天的道路上,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盈利和回收模式。“在国外,不管是儿童动画还是成年动画,几乎没有只靠发行来赚钱的。最典型的如迪士尼,它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主题公园和衍生产品,上下游产业链条贯通,形成了一个相当良性的机制,能够持续从内容出发,用五年、十年完成成本回收。我们应该注重动画的下游衍生环节,打通后面的渠道。”

为延长作品生命周期,热播影视剧已经开拓出了演唱会的售后新形式。对于国漫来说,不能还局限在卖手办、盲盒等单一的周边开发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司若曾介绍,迪士尼动画《冰雪奇缘》中的公主裙从剧情设计时,就考虑到后面能出什么样的衍生品,能否持续多年开发并行销全球。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更像一部超级广告,把它要卖的东西、想要打开市场的品牌放进去,并通过上映列出产品清单。而对于大多数国内影视剧来说,做完“广告”后,要卖什么产品还没想清楚,缺乏跟进的商业模式。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拓展神话IP,让传统故事和当下情感有更好的结合还大有可为。培养风格化的导演、编剧或许也是一种IP打造方式。比如曾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引发抢票热潮的日本动画导演今敏,他的作品并没有宇宙化,但他强烈的艺术风格吸引观众愿意为他的一部部作品埋单,甚至可以反过来影响真人电影。

黄家康和赵霁联合导演了《白蛇:缘起》,在之后的《新神榜:哪吒重生》和《白蛇2:青蛇劫起》中,他们分别独自执导,也让人感受到了两位青年导演的成长。能否形成鲜明的导演风格,并且得到观众认可,愿意冲着导演而走进影院,也许是国漫未来脱离神话IP,自由选择题材、开拓市场的一种因素。

前不久,粤剧电影《白蛇传·情》票房超1347.6万元,成中国影史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如今影片票房已经超过2000万元。此前,曾有学者批评过戏曲电影中过度使用声光电手段,消解了戏曲的艺术特性。戏曲电影领域一直存在重戏曲还是重电影之争。但《白蛇传·情》并不能证明重特效、高电影化是戏曲电影未来的方向,毕竟样本太少,一部影片的成功,无法说明全部问题。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国漫电影则不同,从《魁拔》三部曲陨落映衬出IP积累的重要性,《大护法》《妙先生》的票房失利证明了过于成人化难吸引大众,《大鱼海棠》《姜子牙》的高开低走凸显讲明白故事才是第一位的,而追光动画的《新神榜:哪吒重生》和《白蛇2:青蛇劫起》则在开拓一种国漫超级英雄电影的模式,最终能否成功,还要看后续作品。

从大家开始呼唤国漫崛起的2015年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6年,在国漫的“觉醒年代”里,一部部饱含热血和情怀的作品为国漫的未来不断试错,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有理由让人相信下一个爆款很快就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