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火遍全球的“神剧”《使女的故事》之后,82岁阿特伍德再度预言人类危机

来源:解放日报

从电视剧《使女的故事》开始认识加拿大女作家阿特伍德的观众和读者,大多震惊于虚构与现实之间日益模糊的界限。该系列小说面世30多年后,其中涉及的主题不仅没有过时,反而与人类眼下的日常产生越来越深切的共鸣。而在阿特伍德近年来规模最宏大的系列作品“疯癫亚当三部曲”中,她对极端环境下人类面临的生存危机提出了全新的思虑与洞见。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的“疯癫亚当三部曲”是该系列中文译本首次完整结集出版。在朵云书院戏剧店举行的新书首发分享会上,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罗岗与青年评论家来颖燕与读者分享了自己的阅读感受。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羚羊与秧鸡》《洪水之年》《疯癫亚当》发表于2003年至2013年,阿特伍德为此做了厚厚的剪报,甚至在家里的饭桌上谈论的也都是前沿科技问题。《羚羊与秧鸡》讲述了在生物技术滥用成灾、“公司”掌握了一切资源命脉的未来世界,一场起因不明的超级传染病席卷全球,存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雪人”幸免于难,在灾后的废墟中惶惶度日。陪伴他的除了回忆,只有一群天真的新型基因物种——“秧鸡人”。“雪人”被迫肩负起先知的角色,同时还要抵挡饥饿、野兽和高烧的侵袭。除了来自异形基因生物的威胁,是否还有其他危机正在逼近这个被倾覆的世界?

《洪水之年》跟随两名女性的际遇,讲述了故事的另一面:数次陷入险境却顽强求生的托比和看似柔弱、随波逐流的瑞恩,在这个滥用生物科技的世界里,如何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当一场“无水的洪水”骤然降临,迅速吞没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侥幸存活下来的托比和瑞恩必须尽快决定下一步行动。《疯癫亚当》将两部前作中的人物重新集结,讲述后“洪灾”时代的幸存者们如何试图在往日的废墟之上理解过去,重建全新的文明和意义。在这三部作品中,阿特伍德用看似触目惊心的情节向读者提问:“哪一个会先来——由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太阳能撑起的美丽新世界,还是造就了这些高科技的社会的崩塌?”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罗岗表示,阿特伍德写三部曲之际,基因编辑技术离大众还很遥远,如今,基因编组逐渐在日常生活中变得越来越可能,还有一种危险的趋势是它还有可能变得越来越工业化。“基因编辑对人类有非常大的诱惑。人类有很多不治之症,也有很多局限,我们可不可以用基因编辑的方式来改变?如果可以改变,它的限度在什么地方?在阿特伍德的小说中,‘秧鸡’对所谓基因改组的设计,有其社会途径,而这样的社会途径能不能被我们所接受?”

从结构上而言,罗岗分析,阿特伍德以“正、反、合”的线索构筑了这三部曲。《羚羊与秧鸡》从“正”的角度讲灾难是如何发生的,视角是从男性出发的,描述科学技术的急剧发展如何改变世界;《洪水之年》“反”转为女性视角,同时从科技延伸到宗教,对第一部的视角做了新的补充;第三部的“合”从小说叙述层面来讲,是两部小说中人物的汇合,从意义层面而言,是科学和宗教产生关联,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秧鸡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展示出了阿特伍德对今天高速发展的科学技术改变人类命运的深度思考。

某种程度上,“疯癫亚当”系列描绘的未来图景是《使女的故事》在21世纪的一种延续。来颖燕谈到,对阿特伍德小说切中要害的评价是,它不仅是对人类希望的庄严颂歌,也是对人类自毁倾向的严肃拷问。“阿特伍德的笔触里,充满了对人性的未知与敬畏。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人性的根,或者能考量的维度到底可以演化到什么样的程度,但她没有放弃追问。这三部曲就是作家始终在人类希望和自毁倾向之间来回锤打的过程,归根到底揭示的还是人的问题,包括秧鸡人的存在是一种非常巧妙的设计,不同年龄的读者可能会读出不一样的东西。”

据悉,“疯癫亚当三部曲”的影视改编目前已提上日程。电视剧集《使女的故事》出品方Hulu将继续担任“疯癫亚当”系列制作方,同名剧集预计将在未来数年内与全球观众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