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快讯 中文网 中文百科 智能信息中文资讯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来源:1905电影网

“无名无款,只此一卷;青绿千载,山河无垠。”

1905电影网专稿虎年春晚上,一段古意盎然、雅致清丽的舞蹈诗剧《只此青绿》选段,让900年前的民族瑰宝《千里江山图》穿越时空,惊艳了无数观众。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舞者们通过静待、望月、垂思、独步、卧石等一系列丰富想象力的情景动作,让青绿山水从古老画卷中流淌而出,勾勒出如诗似幻的山河图景,尽显中华传统文化之美。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从2021年8月在国家大剧院首次“展卷”,《只此青绿》曾先后亮相《国家宝藏》、B站、春晚等多个舞台,目前正在进行的二轮全国巡演依然一票难求。面对观众的喜爱和热情,总编导周莉亚、韩真在中国电影报道专访中独家透露,《只此青绿》电影版已在计划中,有望制作两个版本。“一个是真正的电影版本,一个是舞台拍摄版本,届时将会向全世界发行。”

Vol.1

以蹁跹舞姿勾勒山河图景 《只此青绿》如何诞生?

春晚上亮相的6分钟群舞段落,仅仅是舞蹈诗剧《只此青绿——舞绘千里江山图》中的短短一段。全剧采用时空交错式的叙事结构:一位故宫青年研究员因潜心钻研,走入了少年画家王希孟的内心,伴其历经了呕心沥血绘制《千里江山图》的宝贵时光。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如何想到将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千里江山图》化为舞剧?要追溯到2017年《千里江山图》在故宫博物院的展出。当时的惊鸿一瞥,在两位导演心中种下了灵感的种子。“《千里江山图》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大写意。王希孟在长卷中铺排的青绿节奏感,就如同舞蹈一般充满韵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2017年《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

周莉亚和韩真作为中国舞坛的“双子星”,有着丰富的舞剧编导经验,但《只此青绿》的创作过程依然压力巨大。这一方面源于《千里江山图》在中国书画历史中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关于画家王希孟的记载寥寥无几,仅有蔡京的七十七字跋文。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如何让经典“活”起来,两位编导和团队耗时8个月的时间搜集资料,看遍了宋代的诗词绘画,最终灵机一动,想到将作画过程中的五种工艺融入其中,通过“唱丝”“寻石”“习笔”“淬墨”等劳动场面,将观众带入到画家的创作世界。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韩真如此解读:“这条路是经由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底色发展而来的。我们将对工艺人的描述,与王希孟的艺术家灵魂结合起来,让它们靠在了一起。”“无名无款,只此一卷,青绿千载,山河无垠”——这一主题也是主创为这份默默付出、古今传承的工匠精神,绘制的最美赞歌。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春晚上展现的“青绿舞段”是全剧的点睛之笔,将《千里江山图》最具代表性的青绿设色抽离出来,以舞者的造型和动作表达群山层峦叠嶂的概念。舞者的头饰像是画的山石;衣裙颜色则是断层的,上为石绿,下为石青。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领舞孟庆旸的出场造型双袖下垂,既像山的纹理,又似山间飞瀑。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青绿腰”则描摹的是山峰险要陡峭之处。孟庆旸在采访中曾这样形容:青绿是自然的化身,文化的化身,也是人与时空的桥梁。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Vol.2

从国家大剧院一路走来 《只此青绿》将现大银幕

“这是我最焦虑、最忐忑的一部作品”回忆起创作历程,总编导周莉亚感叹道。《只此青绿》不仅是两位导演的作品,更是庞大的台前幕后团队呕心沥血的结晶,因而更加不可辜负。比如,令观众醉心不已的服饰,就是服装设计师阳东霖参考了大量宋代古画文献“量身打造”,展现出宋代美学的清雅和包容。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配乐则是作曲家吕亮将古筝、古琴、箫、琵琶、尺八等古典乐器与西洋交响乐巧妙融合,还加入了民间艺人制墨时的“咚咚”声,汇成了既清雅又厚重的独特旋律,赋予了《只此青绿》另一重灵魂。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不仅是幕后团队,站在台前的舞者也付出了无数努力和汗水。孟庆旸曾透露,“青绿”是自己经历过最“重”的角色,每天的排练时间从早晨九点开始,到晚上九点结束,一天十二个小时,要将身心百分百投入其中。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令人叹为观止的“青绿腰”需要很强的柔软度和腰腹力量,都是演员们日积月累训练的结晶。因此,网友也戏称《只此青绿》是全网“最内卷”的团队。韩真感慨地回应道:“很多时候都是凭热爱在支撑,因为热爱你才会在工作中不计代价地去付出你的所有。一天24个小时都会沉浸在作品里边,有时半夜两三点从沉睡中惊醒,把梦里面想到的赶紧记下来。就是这样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随着首演的空前成功,这些压力与忐忑卸下了大半,但两位导演从不会放松对作品的要求。从国家大剧院到《国家宝藏》再到春晚,每一个不同的舞台于他们而言都是全新的创作。“要根据舞台的不同,调整舞蹈演员、多媒体视频、灯光、镜头运用等等,比如春晚光是后面LED屏的底色就调整了20多稿”周莉亚说,“我们只是希望它的每一次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没有因为其他的因素损失掉她本来的那一份美,反而通过不同的舞台呈现出不同的美感。”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只此青绿》的火爆和出圈让主创团队既意外又欣慰。一方面,周莉亚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以往默默无闻的舞蹈演员们,给予他们鼓励和掌声。另一方面,她也感受到了中国人日益强大的文化自信,支撑着《只此青绿》一步一个脚印走向更广阔的舞台。

绝了!这些舞剧编导要把《千里江山图》拍成电影

从小众“破圈”到全民,《只此青绿》的下一步也许将向大银幕迈进,让更多中国观众,甚至世界观众领略如诗如梦,荡气回肠的中华传统文化之美。“心中若能容丘壑,下笔方能汇山河”两位导演常说,《只此青绿》没有最终的版本,只有更好的版本。且让我们一同静候,《千里江山图》的画卷下一次徐徐展开。